第四章 產品責任

本章導言

在現代社會,產品安全與產品質量問題關乎我們每一個人的生命健康與財產利益。一旦出現產品缺陷,人民群眾的生命財產安全便會受到威脅。發生產品缺陷致人損害后,由誰來承擔賠償責任,有多個主體時如何承擔產品責任,以及必要的懲罰性賠償如何規定至關重要。產品責任屬于特殊侵權責任,本章在《侵權責任法》“產品責任”章的基礎上,對產品責任的相關規定作出進一步完善。

本章共6條,內容包含因產品缺陷致人損害,生產者、銷售者、運輸者、倉儲者等責任主體的責任承擔規則;當產品缺陷危及人身、財產安全時,被侵權人享有的要求侵權人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等請求權;產品投入流通領域后發現存在缺陷的補救措施與未采取補救措施的侵權責任;以及缺陷產品致人損害的懲罰性賠償;等等。

本章相較于《侵權責任法》“產品責任”章所體現的創新之處包括:第一,對于產品缺陷危及人身、財產安全,增加了“停止侵害”的責任承擔方式;第二,針對產品投入流通領域后發現存在缺陷,增加了“停止銷售”的補救措施,并明確了“損害擴大部分”的侵權責任,以及產品召回必要費用的承擔;第三,增列一項懲罰性賠償的事由:“投入流通領域后發現存在缺陷,未采取有效補救措施”。

第一千二百零二條  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生產者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釋義

本條是關于因產品缺陷致人損害,生產者如何承擔侵權責任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41條,內容無變化。

一、產品責任的構成要件

根據本條規定,產品責任的構成要件包含三個要素:一是,產品有缺陷;是,產品缺陷導致他人損害;三是,損害事實與產品缺陷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一)產品有缺陷

1.關于產品。

根據(產品質量法》第2條第2款,產品是“經過加工、制作,用于銷售的產品”?傮w而言,產品具有以下特征:

第一,限于動產。一方面,本編第十章“建筑物和物件損害責任”中,對不動產致人損害的情形有專門的規范;另一方面,《產品質量法》第2條第3款也明確了“建設工程不適用本法規定”。所以,這里的產品僅指動產,不包含不動產。對于因建筑物、構筑物、堆放物、林木等造成他人損害的,應當適用侵權責任編第十章的規定。

第二,經過加工、制作。產品必須是凝結了人類的勞動,經過加工、制作而形成的產品。其他直接來源于大自然,且未經過任何加工、制作的天然物質,不屬于產品責任中的產品,這一類物質因質量引發的相關糾紛,只能按照一般侵權行為或者合同編的規定去解決。

第三,投入流通。盡管在《產品質量法》中僅提到“用于銷售”,但事實上應是廣義的投入流通領域,不僅指通過銷售方式。只要生產者將產品合法地交付給他人使用,就被認為是產品責任中所指稱的產品,至于這種交付是有償還是無償無關緊要。比如生產商將產品無償贈送給消費者使用,也應當屬于產品責任中的產品。

2.關于產品缺陷。

產品存在缺陷是認定產品責任的首要前提!懂a品質量法》第46條給“缺陷”下了定義,是指“產品存在危及人身、他人財產安全的不合理的危險;產品有保障人體健康和人身、財產安全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的,是指不符合該標準”。這一規定提供了判斷產品缺陷的兩種依據:(1)是否符合法定的強制性標準,包括這類產品的國家標準、行業標準;(2)是否存在不合理危險。在決定采用哪一種標準時,需要根據產品的具體情況作出不同的選擇。

當產品有法定的強制性標準時,如果被訴產品不符合該標準,就應當直接認定為存在缺陷。但要注意的是,假如被訴產品符合相關強制性標準,并不能直接認定其沒有缺陷,還需要進一步判斷該產品有沒有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不合理危險。如果沒有,才屬于無缺陷的合格產品。而當產品沒有法定的強制性標準時,則直接考察該產品是否存在危及人身、財產安全的不合理危險。假如有,則存在缺陷;假如沒有,則屬合格產品。

根據引發產品缺陷的原因不同,缺陷可進一步分為設計缺陷、制造缺陷和警示缺陷三種類型。設計缺陷,是產品設計本身存在安全隱患。制造缺陷,是在制造產品時背離設計要求,比如所使用的零部件有問題,或者在加工裝配過程中存在問題。警示缺陷,也稱告知缺陷、說明缺陷,是指對產品沒有全面、妥當地對使用方法或可能發生的危險進行說明或者警告。比如對于一些性能、結構復雜的產品,應當提供相關的安裝、維護和使用說明。這三種不同類型的產品缺陷,首先在是否進行缺陷產品召回上有所不同。存在設計缺陷、制造缺陷的產品,可能引起的人身、財產損失的危險性是非常大的。對于這兩類,法律上確立了召回制度。而對于有警示缺陷的產品,只需及時地進行警示,無須采用召回的方式。另外,對設計缺陷和制造缺陷的判定,一般都需要進行專業鑒定;而警示缺陷,一般憑借常識即可判斷。

(二)產品缺陷致人損害

成立產品責任,還需要有產品缺陷致人損害的事實,即缺陷產品的使用人或者第三人因缺陷產品遭受損害的客觀事實。產品可能引發的損害,包含以下三種類型:一是人身損害,即缺陷產品導致人身權益受到損害。二是產品本身的損害,即產品的缺陷致使產品本身毀損或者喪失功能。三是產品之外的財產損害,即缺陷產品引發的爆炸、燃燒等事故導致其他財產的損害。缺陷產品的財產損害主要是指缺陷產品之外的其他財產的損害。至于是否包含缺陷產品本身的損害,存在爭議。有的觀點認為,缺陷產品本身的損害,屬于合同責任問題,應當通過合同解決。但如果從保護使用者、消費者合法權益的角度出發來考慮,這里的損害也應當包括缺陷產品本身的損害。

(三)損害事實與產品缺陷之間存在因果關系

在產品責任中,只有當受害人的損害是因產品缺陷所導致的,生產者、銷售者才需要承擔侵權責任。因此,被侵權人應當證明所受到的損害和缺陷產品之間存在因果關系,也就是損害是由于使用缺陷產品所造成的。一方面需要證明使用過被訴產品,另一方面需要證明因使用該產品所發生的損害。但是要認定損害與缺陷之間有因果關系并不容易?紤]到消費者與生產者之信息不對稱以及在舉證能力上的巨大差異,通常只要求受害人能夠初步證明損害和缺陷之間有因果關系就可以了。接下來就由生產者就產品不存在領陷缺陷或者損害與缺陷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來舉證。

二、產品責任的歸責原則

產品責任的歸責原則是確認和追究行為人承擔產品責任的根據,解決的是產品責任的基礎問題。產品責任采用哪一種歸責原則,法律沒有明文規定。學界大致存在四種觀點:(1)過錯責任原則,認為產品的生產者承擔責任要過錯為前提,行為無過錯,即可免責。主要理由是,過錯責任更符合我國經濟發展條件和生產者實際承擔責任的能力,也利于協調生產者和消費者的關系。(2)過錯推定原則,也就是采用舉證責任倒置的辦法,存在產品缺陷時,應首先推定產品的生產者有過錯,除非生產者能夠證明他們在生產過程中沒有過錯。(3)無過錯責任即嚴格責任,主張對于產品責任,無論生產者有無過錯.只要缺陷產品導致他人人身或財產損害,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無過錯責任說現為通說。

就這一條的條文表述而言,此處使用的詞語是“應當”,法律條文中,應當通常指必須。換言之,只要缺陷產品致人損害,就必須承擔賠償責任。另外,從編纂體例上看,產品責任不同于前面的一般侵權行為,而屬于特殊侵權行為,作為特例不適用一般侵權行為的過錯責任。也正如梁慧星先生所言,嚴格責任制是現代民法基于消費者權利,謀求實質上平等的結果,是保護消費者的重要組成部分。所以,我們可以認為這一條對產品生產者采取了無過錯責任的歸責原則。

之所以采用無過錯責任原則,是因為生產者在產品的設計、投產、制造過程中,對于產品的缺陷具有極強的控制力,能夠盡全力保障產品缺陷的最小化。同時,相對于消費者,生產者通常有更強的承擔損失的能力,也可以通過產品責任保險以及產品定價分散成本和風險。

三、生產者的免責事由

為了保障企業的合法權益,在為使用者、消費者提供最大程度保護的同時,也需要適當屬予生產者減輕或免除產品責任的合理的抗辯事由?紤]到隨著生產發展、技術進步,相關的免責情形可能會不斷發生變化,因此未規定在《民法典·侵權責任編》中,關于產品責任的免責事按規定仍然安排在特別法之中!懂a品質量法》第41條明確了生產者不承擔賠償責任的情形:“(一)未將產品投入流通的;(二)產品投入流通時,引起損害的缺陷尚不存在的;(三)將產品投入流通時的科學技術水平尚不能發現缺陷的存在的!

第一,未將產品投入流通,指的是生產者并未基于銷售目的將產品有意地投入流通領域。這就意味著,假如產品被盜或者遺失,那么對缺陷產品發生的損害,生產者可以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是也有一個前提,即生產者必須盡到合理謹慎的注意義務,假如是因自身保管不善導致產品丟失而進入流通,則不能主張免責。

第二,產品投入流通時,引起損害的缺陷尚不存在。生產者假如能證明該產品造成損害的缺陷是脫離其控制(設計、制造、存儲、運輸等)以后形成的,那么生產者可以主張免責。

第三,將產品投入流通時的科學技術水平尚不能發現缺陷的存在,又稱為“開發風險抗辯”。這一項免責事由主要是為權衡保護消費者利益和促進科技研發之間的關系。若因一項現有科學技術水平根本無法發現的缺陷而追究生產者的責任,顯然會打擊生產者對新產品的研發和提升科技水平的積極性。所以生產者只要證明產品投入流通時的科技水平無法發現缺陷存在,即可免責。

第一千二百零三條  因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向產品的生產者請求賠償,也可以向產品的銷售者請求賠償。

產品缺陷由生產者造成的,銷售者賠償后,有權向生產者追償。因銷售者的過錯使產品存在缺陷的,生產者賠償后,有權向銷售者追償。

釋義

本條是關于被侵權人提出損害賠償的途徑,以及生產者與銷售者責任分擔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43條,將原第3款并入第2款。

一、權利主體

產品責任的權利主體,即被侵權人,在《產品責任法》第43條中使用的是“受害人”。產品責任是一種侵權責任,并不以侵權人和被侵權人之間存在合同關系為前提。不論被侵權人和產品的生產者、銷售者有沒有訂立合同關系,都不應當影響被侵權人提起產品責任損害賠償之訴的權利。

具體而言,能夠因產品缺陷致人損害,提出損害賠償的權利主體,不僅包含購買并使用該缺陷產品的人,還包含雖然沒有購買但是因該缺陷產品受到損害的其他人。只要是因為該缺陷產品而遭受人身、財產損害,都可以作為產品責任的權利主體提出賠償請求。要注意的是,購買并使用該缺陷產品的人,本身處在與銷售者的買賣合同關系之中,銷售者所提供的產品不符合合同約定或者違反法定的標準,其行為本身已構成違約,因此銷售者也可以是合同責任的承擔主體。此時被侵權人可以選擇作為侵權責任中的權利主體,也可以選擇作為違約責任中的權利主體。

二、責任主體

產品責任的責任主體,是產品責任的承擔者。產品責任的承擔者既包含生產者,也包含銷售者。兩者都是承擔產品責任的主體,因此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生產者與銷售者中的任何一方或者請求二者承擔損害賠償責任。

這同《產品質量法》規定一致,強調產品的生產者和銷售者共同作為產品責任的責任主體,能夠為被侵權人提供救濟上的便利。在一般商業實踐中,消費者購買產品時很少去看產品是由誰生產的,甚至有時產品上根本沒有標注生產廠家。銷售者成為了連接生產者和消費者的橋梁。在被侵權人遭受損害后,可以自主選擇賠償對象,不知生產廠家時,就可以直接向產品的銷售者提出損害賠償請求;不知產品缺陷是生產者還是銷售者造成的時候,也可以直接請求銷售者賠償。而且一般而言,產品的生產地與銷售地,產品的生產者、銷售者,往往不在同一區域。假如要求被侵權人只能向產品的生產者主張權利的話,會產生巨大的維權成本,違反訴訟經濟原則。本條規定便解決了被侵權人請求損害賠償的途徑問題。而且,不論生產者和銷售者之間如何約定責任的分擔和追償,也不影響被侵權人自主選擇請求損害賠償的對象。

三、生產者、銷售者之間的責任關系

本條第2款詳細規定了生產者與銷售者之間的責任關系問題。

從生產者和銷售者之間的責任關系來看,兩者構成不真正連帶責任。所謂不真正連帶責任,是指數個責任人基于不同原因而產生的同一損害事實,各自應負全部的責任,并且因某一責任人的履行而使全體責任主體的責任歸于消滅的一種責任形態。一方面,生產者和銷售者是基于各自不同的原因而對被侵權人承擔的賠償責任。生產者對被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是基于其對產品缺陷的控制力;而銷售者對被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是基于買賣合同中的瑕疵擔保責任。兩者對被侵權人承擔責任的原因不同,且無意思聯絡,而出現了不真正連帶的責任形態。另一方面,生產者、銷售者承擔賠償責任的內容相同,而且各負全部的賠償責任。不同責任主體之間不存在責任份額的劃分,當其中一方對被侵權人履行全部的賠償責任后,對被侵權人的全部責任即歸于消滅。這屬于不真正連帶責任在對外效力方面的表現。

關于對內效力,雖然法律認可了被侵權人享有對生產者或者銷售者任意一方的賠償請求權,但不意味著產品責任的最終承擔者就是被侵權人提出賠償請求的對象。當生產者或者銷售者一方完成對被侵權人的先行賠付之后,有權向實際應當承擔責任的另一方追償自己先前墊付的賠償費用。即銷售者和生產者之間互相享有追償權。這里的追償,并不是基于生產者和銷售者之間基于責任大小的內部分擔關系的追償,而是基于最終責任主體的判斷,雙方最終僅就自己獨立的行為負責,彼此之間不存在責任分擔比例的問題。從責任的最終歸屬來看,最終可能由產品的生產者承擔,也可能由產品的銷售者承擔。即當產品缺陷是生產者造成的,生產者就是最終責任承擔主體,銷售者有權向生產者追償;當產品缺陷是銷售者的過錯行為造成的,銷售者即為最終責任承擔主體,生產者有權向銷售者追償。

另外,生產者向銷售者追償的前提為銷售者存在過錯。具體而言,只有當缺陷產品是因銷售者的過錯行為而存在缺陷時,先行墊付的生產者才能對銷售者行使追償權。假如產品缺陷是生產者造成的,則不論其有無過錯,先行賠付的銷售者都可以向生產者追償。有的觀點認為銷售者對被侵權人承擔的是過錯責任,因為本條規定,銷售者只有在有過錯的情況下,才會最終承擔責任。我們認為,銷售者對于直接請求賠償的被侵權人而言,不能以不存在過錯作為不承擔責任的抗辯事由。依據本條規定,當唄侵權人因缺陷產品致損而直接請求小手指賠償時,及時銷售者不存在過錯,銷售者也應當對被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因此,本條第2款中的過錯條件,針對的是生產者向銷售者追償的情形,即生產者、銷售者內部責任分擔問題。對于被侵權人而言,既可以請求生產者賠償,也可以請求銷售者賠償。無論是生產者還是銷售者,都不能以不存在過錯來對被侵權人主張免責。

第一千二百零四條  因運輸者、儲者等第三人的過錯使產品存在缺路,造成他人損害的,產品的生產者、銷售者賠償后,有權向第三人追償。

釋義

本條是關于因運輸者、倉儲者等第三人的過錯造成產品缺陷的賠償責任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44條,內容無變化。

一、責任構成

產品在進入消費者手中之前,會經過諸多環節,比如設計、制造、倉儲、運輸、銷售等,從而在生產者和銷售者之外,產品出現缺陷還可能涉及包括運輸者、倉儲者在內的其他第三人的因素。要根據本條規定承擔賠償責任,首先,要求該產品缺陷是因運輸者、倉儲者等第三人的過錯造成的。這里具體以運輸者、倉儲者的過錯進行說明。

產品進入流通領域,不能不依靠運輸,現代運輸方式也有多種,包括水運、公路、鐵路、航空等多種運輸方式,也常常會使用多式聯運。出于各種原因,在運輸過程中,原本完好的產品有可能發生不同程度的損害,導致產品缺陷的形成,例如運輸空調設備的貨車未能加固好貨品,致使空調設備在運輸途中顛簸,造成產品外殼出現開裂或致使產品性能嚴重受損。因運輸者故意或者過失造成產品缺陷,造成他人損害的,由運輸者承擔責任。產品倉儲也同樣是產品進人流通的必備環節。在對產品進行倉儲的過程中,可能因為倉儲者沒有遵守產品所要求的倉儲環境、包裝等要求,未盡到妥善保管的義務,導致出現產品缺陷。

其次,要求運輸者和倉儲者在運輸和倉儲過程中對產品造成的缺陷,給他人造成損害。需要注意的是,這里的損害,必須是已經發生的實際損害。假如雖然在運輸過程或者倉儲環節出現問題致使產品缺陷,但是并沒有實際地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損害的發生,在這種情況下,運輸者可能會對生產者、銷售者承擔運輸不當的違約責任,倉儲者也可能會承擔保管不善的違約責任,但不構成這里的產品侵權責任。

二、責任承擔

因運輸者、倉儲者的過錯導致產品存在缺陷造成他人損害時,運輸者、倉儲者是產品責任的最終承擔主體,但不是產品責任的直接責任主體。因此,在產品責任的承擔上,如果被侵權人認為是運輸、倉儲環節造成的缺陷,也不能直接向運輸者、倉儲者主張侵權責任,而是仍然向生產者、銷售者請求損害賠償,同時生產者、銷售者也不可因運輸者、倉儲者的過錯而向被侵權人主張免責。在該缺陷產品的生產者和銷售者已向被侵權人承擔賠償責任后,可以再向有過錯的運輸者、倉儲者追償其已承擔的賠償責任。按照本條規定,這里對運輸者、倉儲者等第三人采取的也是過錯責任原則。也就是只有證明運輸者、倉儲者等第三人確有過錯時,先行償付的生產者、銷售者才能夠行使求償權。而且生產者、銷售者求償的另一項前提要求是,已經向被侵權人實際地賠付。只有在該缺陷產品的生產者、銷售者已經向被侵權人實際地承擔賠償責任之后,生產者、銷售者才能夠向造成產品缺陷的運輸者或倉儲者追償。

除了明確列舉的運輸者、倉儲者以外,本條還包含其他“第三人”,關于其他第三人到底包含哪些,仍然存在爭議。我們認為,從產品的設計、制造再到生產、銷售領域,至少要經過設計、生產、檢驗、運輸、倉儲、銷售等環節。因此,其他第三人還包括在這些環節之中的其他不同主體。

第一千二百零五條  因產品缺陷危及他人人身、財產安全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生產者、銷售者承擔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等侵權責任。

釋義

本條是關于當產品缺陷危及他人人身、財產安全時,被侵權人所享有的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等請求權。本條承繼自侵權第好條內容上增加了“停止侵害”的責任承擔方式。

大某規是與《民法黃)第1167條的一般規定緊然相關,現代侵權責任除了英注對被使人現時報害的旗補之外,還有的患于未然的功能。產感有在缺商,、可能已經對他人造成現實的提害,也可能暫未構成實際損害,但夜有可能對他人人身,財產安全帶來危險。所以,缺陷產品的侵權責任既要回度也經發生的損害,也需應對隨時可能發生的潛在損害。

按照本條規定,在損害已經發生并且持續危害他人人身、財產安全,或者在損害未發生但是有發生損害的危險時,被侵權人享有請求停止侵害,排除奶得、消除危險等權利。即確立了產品責任中的預防性責任形式。其中停止侵害是《民法典》在《侵權責任法》第45條的基礎上新增加的內容。

停止侵害、排除妨礙這兩種責任承擔方式,都屬于侵害停止責任。停止侵害,是當該缺陷產品已經對被侵權人的人身、財產安全構成損害,且缺陷產品仍然存在,損害仍然繼續時,被侵權人可以要求生產者、銷售者停止侵害。這種責任方式有助于及時制止正在發生的損害。要注意的是,這種責任方式只適用于正在進行或者仍在延續的損害,不適用于尚未發生或者已經終止的侵權。

所謂妨礙,是指對他人行使權利的不合理的障礙,這種障礙可能實際造成損害,也可能沒有實際造成損害。排除妨礙,即當產品缺陷對權利人絕對權的正當行使構成妨礙時,權利人有權要求侵權人消除該缺陷產品對其權利正當行使的妨礙。

所謂危險,是指侵權人的行為有造成他人人身、財產權益損害的可能性。這種可能性就是通常所說的損害之虞,必須是即將來臨的或者真實的,而不是主觀鏡想的,也并非沒有任何實際根據的猜測和擔憂。① 消除危險,即當產品存在缺陷對他人人身、財產安全構成威脅,有相當可能造成損害,但尚未造成實際損害的時候,被侵權人可以要求生產者、銷售者消除該缺陷產品帶來的危險。這是為可能遭受侵害的民事主體提供的一種預防性的保護措施,從而實現侵權責任法對被侵權人的全面救濟功能。

第一千二百零六條  產品投入流通后發現存在缺陷的,生產者、銷售者應當及時采取停止銷售、警示、召回等補救措施;未及時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補救措施不力造成損害擴大的,對擴大的損害也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依據前款規定采取召回措施的,生產者、銷售者應當負擔被侵權人因此支出的必要費用。

釋義

本條是關于產品投入流通領域后發現存在缺陷的補救措施與未采取補救措施的侵權責任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46條,在內容上主要有三點改動:一是增加了“停止銷售”的補救措施;二是明確了“損害擴大部分”的侵權責任;三是增加了產品召回支付的必要費用由生產者、銷售者承擔的規定。

一般而言,產品經檢驗合格確認無缺陷以后才能進入市場供消費者使用。但有的時候出于某種原因,生產者或銷售者未能在銷售前發現產品的缺陷,等到投入流通以后才發現某一批次或者某一類型的產品存在缺陷。在這種情況下,生產者、銷售者不能坐視不管,應當及時跟蹤采取補救措施,常見的方式有停止銷售、警示與召回。

一、停止銷售的補救措施

停止銷售,是《民法典·侵權責任編》借鑒《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19條,在《侵權責任法》第46條的基礎上新增加的一項補救措施。由于此時有缺陷的產品已經進入了流通領域,而且往往會大批量同時發現存在缺陷,這就使得可能遭受損害的使用者范圍急劇擴大。為了最大程度控制可能的損害范圍,有必要要求生產者、銷售者第一時間停止銷售已經發現存在缺陷的產品。生產者不應再與經銷商簽訂銷售合同,已經簽好銷售合同的也要盡力把實際未出廠的產品截留在倉庫。銷售者也應當將銷售場所內該批次或該類型的所有產品立即下架,通過這種方式控制可能的影響范圍。

二、警示的補救措施

警示,是針對那些沒有對產品的正確使用進行真實、合理、充分的說明,以及未對可能發生的情形進行提示時需要作出的補教措施,以及時減小損害復生的可能性。也就是針對產品的警示缺陷而采取的措施。要求生產者,銷售者及時進行警示,一方面能夠提醒使用者該產品有危險,明確告知其可能發生的報害:另一方面讓使用者明確知道如何使用能夠避免發生危險,以保障自己的人身、財產安全。比如高壓鍋生產商在出廠之前未能在產品上合理提示清費者安全使用的注意事項,如果等到進入流通后才發現這一警示缺陷,那么黃要及時地向已經購買的消費者告知并且在未銷售的產品上補充告知。

三、召回的補救措施

召回,則是針對已經進入流通,但存在設計缺陷或制造缺陷的產品,要求生產者、銷售者主動聯系消費者,對其已生產或售出的相關批次產品通過換貨、退貨、更換零部件、整體返廠等方式進行補救。即要求生產者、銷售者將缺陷產品從流通環節中收回,盡力阻斷可能發生的危險。實踐中具體對缺陷產品的召回,按照相關的管理辦法如《食品召回管理規定》《兒童玩具召回管理規定》《藥品召回管理辦法》《缺陷汽車產品召回管理規定》等進行。

當產品投入流通后發生缺陷,不限于停止銷售、警示、召回這三種主要補救措施,如果根據產品的實際特征、性能、缺陷狀況、損害發生概率等,還需要采取其他有助于防止損害發生或進一步擴大的措施的,可以視情況采取其他補救措施?傊,目的在于防患于未然,盡力阻止損害發生或者進一步擴大。假如生產者、銷售者未按照法律要求與實際情況對缺陷產品已投入流通的狀況及時進行補救,按照本條要求,生產者、銷售者應當對補救不力造成的擴大損害承擔侵權責任,這也有助于減少相關責任人怠于實施補救措施的情況。

四、產品召回必要費用的承擔

關于召回缺陷產品產生的費用問題,為了更好地保護被侵權人的權益,侵權責任編也借鑒了《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19條的相關規定,明確被侵權人因相關產品被召回支出的必要費用由生產者、銷售者負擔。比如被侵權人因缺陷產品召回而發生的運輸費用、郵寄費用,以及其他因缺陷產品而產生的合理支出等,都由生產者、銷售者承擔。

第一千二百零七條  明知產品存在缺陷仍然生產、銷售,或者沒有依據前條規定采取有效補救措施,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健康嚴重損害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釋義

本條是關于缺陷產品致人損害的懲罰性賠償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47條,內容上將“產品投入流通后發現存在缺陷,未采取有效補救措施”增加為懲罰性賠償的事由。

一、懲罰性賠償的目的與意義

懲罰性賠償是與補償性賠償相對應的民事賠償制度。懲罰性賠償的主要目的在于,通過讓侵權人承擔超出實際損害數額的賠償,從而對該嚴重侵權行為進行懲罰、遏制,并對他人形成警戒作用。懲罰性賠償最初是由英國侵權法創設,稱為示范性賠償(exemplary damages),除了含有制裁侵權人之意以外,更加強調該賠償對社會的示范性作用,也就是“為他人確立一個樣板,使他人能夠從中吸取教訓而不再從事此種行為”。美國法中稱之為punitivedamages,強調對侵權人給予更強的經濟負擔?傮w而言,懲罰性賠償的主要目的不在于填補被侵權人的損害,而重在對侵權人的行為構成懲戒和威懾。但其與刑事罰金和行政罰款不同,是適用于平等主體之間的。在我國侵權法規范中是否納入懲罰性賠償規定的問題上,過去存在不少爭議。部分意見認為,侵權責任主要目的是為了填補被侵權人損害,而非懲罰侵權人,懲罰功能主要是通過行政責任與刑事責任來實現,所以侵權責任中不適宜規定懲罰性賠償的內容。由于我國并不具備英美法國家在侵權法領域廣泛適用懲罰性賠償制度的基礎,在侵權責任規范領域我國確實不宜廣泛適用懲罰性賠償制度,但是根據社會實際情況,對于一些特殊領域實行懲罰性賠償制度還是有必要的。

對于產品責任而言,從我國實際情況來看,缺陷產品惡意侵權的情況大量存在,像出售劣質藥品、劣質奶粉等。而侵權責任的填平損害功能對于侵權人的警告和威懾作用是有限的,特別是當侵權人擁有強大的經濟實力時,補償性的賠能很難預防侵權人以后不再發生同類行為。因此對于缺陷產品惡意侵權的情形施加懲罰性賠償還是有必要的。通過在產品責任中適用懲罰性賠償,可以有效地提高產品質量,遏制這種惡性的缺陷產品侵權行為的發生,保障消費者的安全。同時,懲罰性賠償也更有利于保護被侵權人,使其獲得更充分、完全的賠償。

二、適用條件

對侵權人適用想罰性賠償的具體條件有:首先,侵權人需要具備主觀故意,也就是明知所生產或銷售的產品存在缺陷,卻仍然繼續生產、銷售;或者在投入流通發現存在缺陷后,需要及時補救的情況下,沒有及時采取有效的補數措施。與《侵權責任法》第47條相比,增加了一種適用懲罰性賠償的情形,“沒有依據前條規定采取有效補救措施”,這就是說,明知產品存在缺陷而沒有采取警示、召回等措施進行有效補救,并且造成了他人死亡或者健康嚴重損害的,也要承擔懲罰性賠償責任。這一規定強化了生產者和銷售者的產品跟蹤觀察義務。

其次,需要有損害后果,而且這里的損害后果不包含財產損害,也不包含一般的人身損害,而是僅指造成他人死亡或者健康嚴重損害的這一類極為嚴重的損害后果。另外,還需要存在因果關系,也就是前述的惡意侵權行為導致嚴重人身損害后果的發生。通過這些限制條件,能夠避免懲罰性賠償的濫用,真正實現對侵權人的威懾的同時也不至于施加過重的不合理負擔。通過在主觀要件和損害后果等方面對適用范圍進行限制,能夠充分發揮懲罰性賠償的制度功能,又不至于引起太大的負面影響。

要注意的是,此處的懲罰性賠償和填平損害的補償性賠償不同,賠償數額不再是依據被侵權人實際損害來確定,而是應當根據侵權人的可責難性、非法獲利的數額、造成的損害后果以及賠償能力等因素來綜合決定,才能體現出對侵權人的懲罰。具體的數額計算標準較為復雜,交由法官在具體案件中根據實際情形進行確定更為合適,故法律沒有明確規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