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損害賠償

本章導言

本章是關于損害賠償的規定,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二章有關“責任力式”的相關條文。原條文中的部分內容,如承擔責任的方式等,已經規定在總則編“民事責任”章,本章不再作出規定。

本章規范內容,主要包括人身損害賠償的范圍和計算、侵害人身權益造成財產損失的計算、精神損害賠償的構成與確定,也包括了不構成侵權責任時損失的分擔,以及損害賠償費用的支付方式的規定。本章在侵權責任法上具有廣泛的適用性,不僅適用于根據第一章構成的過錯責任,也可以適用于根據本編其他各章的特殊侵權規則構成的侵權責任。

本章在條文內容上的主要創新包括:第一,在侵害人身權益造成的財產損害賠償的計算中將“按所受損失賠償”與“按所獲利益賠償”按先后順序適用的關系修改為并列關系,從而避免侵權人因侵權行為獲利的情況發生。第二,規定了故意侵害知識產權情節嚴重的,被侵權人有權主張懲罰性賠償,體現了《民法典》對于知識產品的保護力度,也擴展了我國損害賠償制度中懲罰性賠償的適用范圍。第三,規定了侵害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造成嚴重精神損失的精神損害賠償。

第一千一百七十九條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輔助器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釋義

本條是關于人身損害賠償范圍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16條,與原條文相較,增加了“營養費”和“住院伙食補助費”的賠償內容。

一、人身損害賠償的性質與范圍

損害賠償是侵權責任的主要承擔方式,是以金錢賠償的方式彌補受害人的損失。大陸法系一般將可獲賠償的損害分為物質性損害(財產損害)和非物質性損害(精神損害)。我國侵權法在此區分之外,傳統上將侵害生命權、健康權造成的財產損害稱為人身損害,其實質是受害人因生命權、健康權損害所遭受的經濟上的不利益,包括費用的支出和可得利益的喪失。本條所規定的人身損害賠償范圍,即為此兩種情形。費用的支出,主要包括為挽救生命、恢復健康和克服受害人殘疾所支出的費用,以及喪葬費用的支出;可得利益的喪失,包括受害人在治療、康復期間所減少的收入,以及因侵權行為所造成的勞動能力喪失和近親屬繼承所得的喪失。

我國法律規范對于人身損害賠償范圍的規定,起源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中關于醫藥治療費用、受害人及護理人員誤工補助費、受害人喪失勞動能力的生活補助費、受害人死亡或者喪失勞動能力時其被撫養人必要的生活費等(第144條至第147條),但是在司法實踐中長期存在賠償范圍不明確、賠償標準不一致的問題。為此,2003年發布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中對于人身損害賠償的范圍和具體計算標準作出了詳細的規定。其第17條規定:“受害人遭受人身損害,因就醫治療支出的各項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包括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住宿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必要的營養費,賠償義務人應當予以賠償。受害人因傷致殘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費用以及因喪失勞動能力導致的收入損失,包括殘疾賠償金、殘疾輔助器具費、被扶養人生活費,以及因康復護理、繼續治療實際發生的必要的康復費、護理費、后續治療費,賠償義務人也應當予以賠償。受害人死亡的,賠償義務人除應當根據搶救治療情況賠償本條第一款規定的相關費用外,還應當賠償喪葬費、被扶養人生活費、死亡補償費以及受害人親屬辦理喪葬事宜指出的交通費、住宿費和誤工損失等其他合理費用。”分別根據受害人醫療費用支出、殘疾和死亡時受害人及其近親屬可得利益的喪失的可獲賠償性作出了規定,并在第19條至第30條對于各項賠償的確定和計算進行了詳細規定!肚謾嘭熑畏ā吩谫r償范圍上基本延續了該司法解釋但有所調整,未規定“住宿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必要的營養費”,也未規定受害人的被扶養人生活費。木條則在“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的列舉中增加了營養費的項目。

二、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的內容和計算

本條規定了“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包括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住院伙食補助費等。需要注意的是,此處規定的項目為非限定性列舉,不排除其他為受害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如必要時的整容費用等。醫療費用一般包括診斷、檢查、治療、藥物等費用,實踐中一般計算到受害人康復、死亡或者治療終結,治療終結后確需進行后續治療的,應包括后續治療費用。護理費是指受害人因傷病需要護理時所支付的護理人員費用,或者護理的親屬因護理減少的收入。交通費是指受害人為接受診療、康復等所產生的交通費。營養費是為治療和康復的目的需要額外增加營養的支出。住院伙食補助費是住院期間增加支出的飲食支出。此類費用應當受到正當性和必要性審查,以確定其與侵權行為之間具有損害范圍的因果關系。為此,《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 19 條第 1款規定:“醫療費根據醫療機構出具的醫藥費、住院費等收款憑證,結合病歷和診斷證明等相關證據確定。賠償義務人對治療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異議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

一般而言,損害賠償應當以損害已經發生為前提。但《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19條第2款中規定:“器官功能恢復訓練所必要的康復費、適當的整容費以及其他后續治療費,賠償權利人可以待實際發生后另行起訴。但根據醫療證明或者鑒定結論確定必然發生的費用,可以與已經發生的醫療費一并予以賠償!贝艘幎ㄊ官r償范圍不僅包括了已經發生的費用支出,還包括經證明或者鑒定必然發生的費用。

三、受害人的誤工損失

受害人的誤工損失,是受害人因人身損害無法獲得正常收入的可得利益喪失。由于受害人的收入狀況因人而異,應當根據受害人的收入狀況具體確定!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0條規定:“誤工費根據受害人的誤工時間和收入狀況確定。誤工時間根據受害人接受治療的醫療機構出具的證明確定。受害人因傷致殘持續誤工的,誤工時間可以計算至定殘日前一天。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誤工費按照實際減少的收入計算。受害人無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計算;受害人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可以參照受訴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業上一年度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笔芎θ耸杖雴适У呐袛,即采用了以受害人得以證明的水平為原則,以地域或者行業收入標準為例外的判斷標準。

四、殘疾生活輔助器具費和殘疾賠償金

殘疾是指喪失全部或者部分勞動能力。因侵權行為造成殘疾的,對于受害人而言會產生兩方面的損失。一方面,為克服殘疾帶來的生活和勞動的不便,受害人需要適用殘疾輔助器具,如輪椅、義肢、假牙等。另一方面,受害人殘疾會造成勞動能力的喪失或降低,導致經濟上的不利益。因此在侵權行為造成受害人殘疾的情況下,除了前述賠償范圍外,還應當賠償殘疾輔助器具費和殘疾賠償金。殘疾輔助器具的使用應當以必要性、合理性為原則!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6條要求殘疾輔助器具費按照普通適用器具的合理費用標準計算。傷情有特殊需要的,可以參照輔助器具配制機構的意見確定相應的合理費用標準。對于輔助器具的更換周期和賠償期限則參照配制機構的意見確定。

殘疾賠償金是對于受害人殘疾所造成經濟上不利益的賠償。對于殘疾賠償金的性質,有所得喪失說、勞動能力喪失說和生活來源喪失說三種觀點。所得喪失說認為殘疾賠償金是對受害人因殘疾喪失的收入的賠償,以受害人在侵權行為前后收入之差額作為賠償范圍,其優點在于符合全部賠償原則,其缺點在于對尚無收入者而言,難以直接認定其收入差額,仍需估算其所喪失的可能取得的收入。勞動能力喪失說認為受害人遭受的損失為其他通過勞動獲得收入的能力或者可能性,不以有實際收入的差額為條件。生活來源喪失說認為可獲賠償的是受害人因侵權行為所喪失的必要生活來源,《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中規定的受害人生活補助費即采此說,但此說的缺點在于將賠償范圍僅限于滿足受害人維持基本生活的必需費用,顯然不符合全部賠償原則,也不能充分保護受害人的合法權益。因此,三說中應以勞動能力喪失說為優;诖苏f,《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5條第1款規定:“殘疾賠償金根據受害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或者傷殘等級,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自定殘之日起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备鶕摋l規定,殘疾賠償金的計算原則上根據受害人勞動能力喪失的情況采用定額化標準進行賠償,但同時該條第2款規定:“受害人因傷致殘但實際收入沒有減少,或者傷殘等級較輕但造成職業妨害嚴重影響其勞動就業的,可以對殘疾賠償金作相應調整!奔磻骖櫴芎θ耸杖肭闆r。

五、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本條規定,造成受害人死亡的,還應當向其近親屬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喪葬費是死者親屬為喪葬事務所支出的費用!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7條對此也采用了定額化的計算方式,即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職工月平均工資標準,以六個月總額計算。理論上,由于人固有一死,喪葬費應當不屬于差額說的范圍。但從社會傳統和《民法通則》以來的司法實踐來看,賠償喪葬費已經為社會所廣泛接受,應有保持的必要。

受害人死亡的,侵權人還應當向其近親屬賠償死亡賠償金。死亡賠償金的對象是近親屬因受害人死亡所遭受的經濟上的不利益。對其性質一般有撫養喪失說和繼承喪失說兩種觀點。撫養喪失說認為,可獲賠償的是受害人生前撫養的近親屬或者其他被撫養人所喪失的撫養利益。繼承喪失說則以如無侵權行為受害人所能生存年限中其收入減去支出的余額為近親屬的可預期的繼承利益,因侵權行為致受害人提前死亡而使其近親屬減少的繼承利益為死亡賠償金。兩種相比較,繼承喪失說對于受害人的權益保護更加全面,為理論通說。同時,兩說中的死亡賠償金均是建立在受害人生前收入的基礎之上的,收入不同,賠償數額也不同。德、日等大陸法系國家均采個別計算法,即在確定受害人收入和可預期的收入變化情況,根據余命年歲計算其可得收入后,減除預期支出并扣除期限利息得出死亡賠償金。我國自《民法通則》以來,形成了定額化計算死亡賠償金的方法!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 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9條規定:“死亡賠償金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痹撘幎ǖ奶攸c在于,不按照個別受害人的收入狀況進行計算,而僅依據城鄉居民的差別分別計算。同時,對于余命年算也采用了以二十年的規定年數為原則,高齡者減少年數的方法。

六、關于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是否屬于精神損害賠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9條規定:“精神損害撫慰金包括以下方式:(一)致人殘疾的,為殘疾賠償金;(二)致人死亡的,為死亡賠償金;(三)其他損害情形的精神撫慰金!奔磳埣操r償金和死亡賠償金作為精神損害撫慰金。從上文分析可知,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的性質均為受害人或者其近親屬的財產損失,并非精神損害賠償。本條繼承《侵權責任法》第16條,明確了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的人身損害賠償屬性。

 七、關于受害人被扶養人生活費的問題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貫徹執行<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若干問題的意見》以來,司法實踐中對受害人殘疾或者死亡時其被扶養人生活費均予以賠償,《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8條也規定了被扶養人生活費的計算方法。但是《侵權責任法》第16條并未將受害人被扶養人生活費規定在人身損害賠償范圍內。2010年6月,最高人民法院下發了《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若干問題的通知》,其

中規定:“四、人民法院適用侵權責任法審理民事糾紛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撫養人的,應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二十八條的規定,將被撫養人生活費計入殘疾賠償金或死亡賠償金!弊罡呷嗣穹ㄔ簷C關刊物《人民司法》在2011年第5期第110頁司法信箱欄目中認為,“根據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的規定,在賠償了殘疾賠償金的情況下,不再賠償被扶養人生活費,因為被扶養人生活費已經包含在殘疾賠償金之中。但是由于目前沒有新的殘疾賠償金的計算標準,2010年6月30日 團最將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侵權責任法若干問題的通知》第4條規定:人民法院適用侵權責任法審理民事糾紛案件,如受害人有被扶養人的,應當依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8條的規定,將被扶養人生活費計入殘疾賠償金或死亡賠償金。也就是說,在致人傷害的人身損害賠償案件中,仍根據《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計算殘疾賠償金和被扶養人生活費,兩者相加就是侵權責任法第16條所指的殘疾賠償金!睆淖罡呷嗣穹ㄔ旱囊庖娍,根據本條計算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時,仍需計入被扶養人生活費。

八、關于“同命不同價”問題

《侵權責任法》第16條與本條均未規定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的計算方法。司法實踐中,一般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5條和第29條的規定采用定額化賠償的方式。由于認識到殘疾賠償金與死亡賠償金的財產損害性質以及與受害人收入之間的關系,司法解釋制定者在確定計算標準時考慮到了受害人生活的地域因素,并考慮到我國城鄉收入差別較大的現實,采用了城鄉二元化標準,即根據受害人的城鄉戶籍,以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計算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造成城鄉居民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計算的金額有顯著差別,從而被社會解讀為“同命不同價”,社會反響強烈。為回應社會關注,促進社會公平,2019年9月最高人民法院印發了《關于授權開展人身損害賠償標準城鄉統一試點的通知》(法明傳(2019]513號),提出“當前,我國戶籍制度改革的政策框架基本構建完成,城鄉統一的戶口登記制度全面建立,各地取消了農業戶口與非農業戶口性質區分”,故此“授權各省、自治區、直轄市高級人民法院及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生產建設兵團分院根據各省具體情況在轄區內開展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統一城鄉居民賠償標準試點工作。試點工作應于今年內啟動”。根據該通知要求,全國已經有諸多高級法院制定規范文件。如2020年3月山東省高級人民法院出臺的《關于開展人身損害賠償標準城鄉統一試點工作的意見》提出,在民事訴訟中,對各類人身損害賠償糾紛案件(含海事案件),不再區分城鎮居民和農村居民,統一按照城鎮居民賠償標準計算相關項目賠償數額。對于死亡賠償金、殘疾賠償金,按照山東省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計算;對于被扶養人生活費,按照山東省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消費性支出”計算。

需要指出的是,根據上文分析,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的性質均是人身損害造成的經濟上的不利益,并不是什么“命價”。生命無價,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等人身權利不能用金錢進行衡量。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的計算與受害人的收入狀況密切相關,其金額應當是因人而異!巴瑑r”或者“同命不同價”從來都是偽命題!蹲罡呷嗣穹ㄔ宏P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考慮到殘疾賠償金、死亡賠償金與收入的關聯性和在計算上的差異性,以城鄉收入差別為標準的確定因素在理論上并非毫無道理。但是,其錯誤在于將城鄉差別作為唯一的標準,而不考慮受害人實際的財產狀況,不僅違反全部賠償原則,更造成了以戶籍制度決定賠償標準的武斷,給社會公眾造成了“同命不同價”的認識,也有悖于社會公平。最高人民法院通過《關于授權開展人身損害賠償標準城鄉統一試點的通知》在全國法院試點人身損害賠償標準城鄉統一,實際是廢除了以城鄉戶籍作為確定受害人收入的唯一標準的不當規定,雖然未能準確反映殘疾賠償金和死亡賠償金的性質,真正實現符合全部賠償原則的個別化計算,但從維護社會公平、打破城鄉藩籬的角度,仍值得贊許。

第一千一百八十條  因同一侵權行為造成多人死亡的,可以以相同數額確定死亡賠償金。

釋義

本條是關于死亡賠償金的同等賠償問題。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17條,內容未作改動。

一、立法意旨

由于我國在《民法通則》頒行以來,特別是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之后,實踐中一向對死亡賠償金采用定額化計算方式,并根據受害人的城鄉戶籍差別執行二元化標準,其結果的公平性受到社會關注和質疑。特別是在重大交通事故、礦難等同時造成多人死亡的侵權行為案件中,二元化的賠償標準的正當性更是受到質疑。為此在《侵權責任法》制定過程中,有意見提出在同一侵權行為造成多人死亡的情況下,應本著生命平等的原則使受害人親屬獲得同樣的賠償。此意見最終為立法者所接受并為《民法典》所沿襲。

二、適用范圍

本條僅適用于同一侵權行為造成多人死亡的情形,且僅適用于死亡賠償金的計算,對于醫療費等費用支出和殘疾賠償金并不適用。需要注意的是,本條所針對的問題,僅是因《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等對死亡賠償金的計算采用城鄉二元化標準所造成的賠償金額差異,與《民法典》和其他法律規定的限額賠償并非同一制度!睹穹ǖ洹繁揪幍1244條規定:“承擔高度危險責任,法律規定賠償限額的,依照其規定,但是行為人有故意或者重大過失的除外!薄睹裼煤娇辗ā返124條規定:“因發生在民用航空器上或者在旅客上、下民用航空器過程中的事件,造成旅客人身傷亡的,承運人應當承擔責任;但是,旅客的人身傷亡完全是由于旅客本人的健康狀況造成的,承運人不承擔責任!钡132條規定:“經證明,航空運輸中的損失是由于承運人或者其受雇人、代理人的故意或者明知可能造成損失而輕率地作為或者不作為造成的,承運人無權援用本法第一百二十八條、第一百二十九條有關賠償責任限制的規定;證明承運人的受雇人、代理人有此種作為或者不作為的,還應當證明該受雇人、代理人是在受雇、代理范圍內行事!边@些關于責任限額的規定,其理論基礎是在以社會風險分散為目的的無過錯責任中,通過限定無過錯責任的賠償范圍,避免使作業、營運人承擔過重的責任,與本條意旨并不相同,不可混為一談。

三、規范效果

本條在法律效果中的“可以”一詞,即表明本條是任意性規范而非強制性規范。因此,當同一侵權行為中受害人的死亡賠償金因計算標準的問題有不同金額時,不能依據本條強制降低較高的賠償金額,而只能以此提高較低的賠償金額。如對第1179條的釋義所言,最高人民法院通過《關于授權開展人身損害賠償標準城鄉統一試點的通知》在全國法院試點人身損害賠償標準城鄉統一,因城鄉二元化造成的死亡賠償金計算標準的差異將逐漸消除,本條的規范意義也將隨之降低。由于《民法典》本身并未規定死亡賠償金的計算方法,而死亡賠償金基于其繼承喪失的本質,不同受害人的死亡賠償金不同難謂不當。如將來我們在司法實踐中對于死亡賠償金改采個別計算法,本條對于調和社會關系仍有一定適用意義。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條 被侵權人死亡的,其近親屬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被侵權人為組織,該組織分立、合并的,承繼權利的組織有權請求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

被侵權人死亡的,支付被侵權人醫療費、喪葬費等合理費用的人有權請求侵權人賠償費用,但是侵權人已經支付該費用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被侵權人之外的個人和組織的人身損害賠償請求權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18條,內容上將原條文中規定的“被侵權人為單位”修改為“被侵權人為組織”。

一、被侵權人近親屬的請求權

人身損害賠償的請求權人首先是被侵權人。但是被侵權人因侵權行為死亡時,其近親屬享有損害賠償請求權,其請求范圍包括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營養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等。被侵權人遭受侵害和死亡之間有較長時間間隔而使受害人有收入降低的,還可以主張誤工損失。需要注意的是,此種被侵權人近親屬的請求權不是基于被侵權人的請求權繼承而來,而是因受害人的死亡而由近親屬直接獲得的請求權。

二、被侵權組織分立、合并時的請求權

組織包括《民法典》所規定的法人和非法人組織。組織也可以享有一定的人格權。如《民法典》第1013條規定的名稱權、第1024條規定的名譽權、第1029條規定的信用權和第1031條規定的榮譽權等。當此種人格權利遭受侵害時,組織可以享有損害賠償請求權!睹穹ǖ洹返67條規定:“法人合并的.其權利和義務由合并后的法人享有和承擔。法人分立的,其權利和義務由分立后的法人享有連帶債權,承擔連帶債務,但是債權人和債務人另有約定的除外!备鶕睹穹ǖ洹返108條之規定,非法人組織分立、合并時的權利歸屬也適用于上述規定。組織的人身損害賠償請求權作為一種債權,應當根據上述規定,由承繼其權利義務的組織享有。

三、轉移性損失的請求權

侵權行為發生后,侵權人、被侵權人及其近親屬之外的其他人可能為被侵權人支付醫療費、喪葬費等。如雇主在其雇員為他人傷害后根據勞動合同為其支付醫藥費;路人將受傷的被侵權人送至醫院并墊付醫療費用;醫療機構為救助被侵權人墊付醫療費用等。此種醫療費用,應屬于被侵權人支出的范圍,被侵權人死亡后,支付費用方有權基于無因管理或者其他法律原因要求被侵權人的繼承人在被侵權人遺產范圍內償還相關費用,被侵權人的近親屬再依據本條第1款的規定向侵權人主張損害賠償。但是,為了保護費用支付人的利益,同時為了減少權利主張的環節和成本,本條第2款允許費用支付人直接向侵權人求償。費用支付人的求償權并非基于任何人身或者財產權利的損害,而是基于因被侵權人的權利侵害轉移而來的經濟上的不利益,屬于轉移性純粹經濟損失。本條在適用中還需要注意以下幾點:

第一,費用支付人的請求權還應考慮特別法的規定。如根據《保險法》第46條規定,在人身保險中支付了保險金的保險人不享有向侵權人的求償權。因此,保險人基于人身保險合同支付相關費用,不享有費用請求權。而《道路交通安全法》第75條規定:“搶救費用超過責任限額的,未參加機動車第三者責任強制保險或者肇事后逃逸的,由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先行墊付部分或者全部搶救費用,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管理機構有權向交通事故責任人追償!睋,道路交通事故社會救助基金管理機構對于所墊付的緊急救助費用,享有追償權。

第二,本條并不否定費用支付人原有請求權。本條的規范意義在于賦予費用支付人可直接向侵權人行使的請求權,但并不意味著剝奪了費用支付人之于被侵權人繼承人的求償請求權。本條規定使費用支付人可以在兩個請求權中選擇行使,任何一個請求權滿足時另一請求權消滅。

第三,本條規定的費用支付人的請求權以侵權人未履行其對被侵權人或者其近親屬的損害賠償義務為前提。否則,費用支付人只能依據其支付行為的法律基礎向被侵權人的繼承人主張權利。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條  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財產損失的,按照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或者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賠償;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以及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難以確定,被侵權人和侵權人就賠償數額協商不一致,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的,由人民法院根據實際情況確定賠償數額。

釋義

本條是關于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財產損失的賠償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20條,內容上將“按所受損失賠償”與“按所獲利益賠償”依照先后順序適用的關系,修改為平行的選擇適用關系。

一、侵害人身權益的財產損失

侵害人身權益的民事責任和侵害財產權益的民事責任是侵權責任的兩種基本類型。侵害財產權益造成的損失一般都用金錢來計算衡量;侵害人身權益造成的損失既可以造成非財產損失,也可以發生財產的損失,特別是肖像權等人身權益,往往可以實現一定的財產內容。本條目的即在于確定人身權益受到侵害造成財產損失的具體賠償數額。

二、計算賠償數額的兩種標準

本條對于侵害人身權益造成財產損失賠償數額的確定提供了兩種標準:一是計算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數額;二是計算侵權人因此獲得利益的數額。根據人身權益受到侵害造成財產損失的不同情況,選擇適用不同的標準。

(一)按被侵權人所受損失計算

以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來計算賠償數額,體現的是損失多少、賠償多少的理念。根據侵權行為的不同,人身權益受到侵害造成的財產損失的數額 自主構成也就不同。例如對于侵害他人姓名權、肖像權等造成的財產損失,《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和《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將精神損害賠償作為這一類人身權益受到侵害的主要救濟方式。但是,這一類人格權也越來越多地有了更直接的經濟利益,出現在商業利用中,也就是出現人格權商品化的現象。尤其是公眾人物的姓名權和肖像權,往往直接關聯著巨額的財產利益。對于這一類人身權益受到侵害而造成的財產損失,一般也是可以計算的,例如,因某公眾人物的肖像權被擅自使用,而造成該公眾人物違約,合同違約的損失數額即為被侵權人因此受到損失的數額。

(二)按侵權人所獲利益計算

以侵權人因此獲得利益為賠償數額的計算方式,常常用于被侵權人難以證明侵權人的行為給自己具體造成了什么財產損失的時候。例如,當被侵權人的肖像、姓名或者名譽被侵權人所利用來謀取商業利益時,有時讓被侵權人證明自己所受到的損失存在難度,此時就可以通過證明侵權人因此而獲取了什么利益,或者多少利益來間接證明自己所受到的損失。從本質上來看,侵權人因此所獲得的利益實際上就是被侵權人所受到的損失,只不過計算的角度不同。

三、賠償數額不同計算方法的適用關系

在適用上,本條改變了《侵權責任法》第20條先按照被侵權人所受損失賠償,只有在難以確定被侵權人損失的時候,再考慮按照侵權人所獲利益予以賠償的做法。對這兩種賠償數額計算方法采用平行選擇適用的關系,能夠直接賦予被侵權人選擇權,根據人身權益侵害造成財產損失的不同情形直接選擇適用合適的賠償計算方法。有助于被侵權人能夠及時獲得救濟,而不必先證明“難以計算被侵權人損失”的事實。

前述兩種標準,已基本可以涵蓋實踐中出現的情形。不過立法者也考慮到了被侵權人受到的損失以及侵權人獲得的利益都無法確定的特殊情況。因此也作出了一項兜底規定。依據本條規定,如果被侵權人因此受到的損失以及侵權人因此獲得的利益都難以確定時,被侵權人與侵權人首先可以就賠償數額進行協商。假如被侵權人與侵權人就賠償數額無法協商一致,則賦予了法院自主裁量權,被侵權人可以就此向法院起訴,由法院根據實際情況確定賠人 償數額。

第一千一百八十三條 侵害自然人人身權益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釋義

 本條是關于侵害自然人人身權益,以及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賠償責任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22條,內容上增加了“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賠償規定。

精神損害賠償,是隨著現代社會對人格權的重視而發展出來的責任制度,K 保護的是自然人的人身權益。依據本條規定,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的情形有兩種,一是人身權益受到侵害,二是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受到侵害。后者是結合《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4條:“具有人格象征意義的特定紀念物品,因侵權行為而永久性滅失或者毀損,物品所有人以侵權為由,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應當依法予以受理”,而新增加的規定。

一、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權主體

被侵權的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權主體僅包括自然人,不包含法人和其他組織。因為,精神損害即精神痛苦,法人和其他組織的自身特性決定了其沒有精神感受能力,沒有心理痛苦或肉體痛苦存在,不會產生本條所指的精神損害。法人和其他組織在無形財產上受到的損害,體現為資信、商譽受到損失,賠禮道歉足以補償。因此,法人和其他組織不屬于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權主體。從《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第5條“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以人格權利遭受侵害為由,向人民法院起訴請求賠償精神損害的,人民法院不予受理”來看,也能判斷擁有精神損害賠償請求權的主體僅限定為自然人,不包含法人和其他組織。

二、侵害自然人人身權益的情形

侵害自然人人身權益,是指侵害自然人不直接具有財產內容,與其人身不可分離的權利和利益。包括:(1)生命權、健康權、身體權、姓名權、肖像權、名譽權、榮譽權、隱私權等人格權益。例如,侵權人散播被侵權人裸照,造成被侵權人嚴重的精神痛苦;對被侵權人的身體、健康造成的侵害,造成被侵權人身體上的痛苦、精神上的痛苦等。(2)監護權、婚姻自主權等身份權益。例如,未成年子女受他人擄掠,致使父母子女之間的緊密關系、父母的監護權受到不法侵害帶來的精神痛苦;妻子被他人強奸,丈夫所遭受的精神上的痛苦。

三、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的情形

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即具有人格象征意義的物,比如傾注心血的手稿;有重要感情聯系的財物,如感情深厚的寵物等。相比于普通物而言,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受到侵害給被侵權人帶來的精神痛苦,一般遠遠大于普通財物受損帶來的痛苦。因此,本條新增加了這一精神損害賠償情形。但是為了避免對該類財物提起精神損害賠償被濫用,對于這一類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受到的侵害,本條將侵權人的侵權行為限定為故意或者重大過失。只有當侵權人因故意或者重大過失,侵害自然人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造成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才有權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四、嚴重精神損害

關于自然人人身權益和自然人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受到的損害,需構成嚴重精神損害的程度。如何判斷是否嚴重,應當結合精神損害自身特性來進行解釋。如果僅僅因有輕微的不高興、偶爾的痛苦,不構成嚴重精神損害。由于精神損害不同于財產損害,自然人本身的個人差異決定了精神損害的判斷有著更多的主觀性。如果是因生命權、身體權和健康權受到侵害而構成的精神損害,一般可以參考傷殘標準來作為判斷是否為嚴重精神損害的主要依據。如果是名譽權、隱私權這種精神性的人格利益受損,在確定是否達到嚴重程度時,應當綜合考慮當事人的主觀狀態、侵害手段、侵害場合、侵害方式等,以及被侵權人的精神狀態等具體因素進行判斷。對于監護權等身份權益受到侵害的程度,一般參考該項權利受到侵害后被侵權人的具體表現和情緒狀態來判斷。具有人身意義的特定物受到的侵害程度,則需要結合該物的目的、用途、來源、珍貴程度以及被侵權人的心理狀態等因素來綜合評價。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條 侵害他人財產的,財產損失按照損失發生時的市場價格或者其他合理方式計算。

釋義

本條是關于財產損失如何計算的規定,包含計算損失的時間點和計算損失的標準。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19條,在內容基本沒有變化,將“其他方式”補充為“其他合理方式”。

侵害他人財產的,以哪個時間點來計算損失,直接關系到被侵權人能夠得到的損害賠償數額。計算損失的時間點,可能有多種選擇,如侵權行為發生的時間點、損失發生的時間點、訴訟開始的時間點、訴訟終結的時間點等。依照本條規定,以損失發生的時間點作為計算損失的時間點。以損失發生時為計算時點,計算起來較為容易,而且有較高的確定性,不會出現事后采用其他計算方法而可能人為導致賠償數額的變化。而且侵權行為發生時,以損失發生時的價格為準,也能夠更準確地體現損失多少賠償多少的理念。這也就意味著,即使在判決時該物的市場價格上漲,被侵權人也不得以價格上漲后的損失要求賠償;即使在判決時該物的市場價格下降,侵權人也不得以價格下跌要求減少賠償。

關于具體的計算標準,本條規定以市場價格計算或者以其他合理方式計成進  算。所謂市場價格,是指被侵權財產在市場一般交易中的客觀價格。但是,不是所有的物品都適合于依據市場價格來計算。對于不適合以市場價格計算的由新精 物品,或者一些物品雖然有市場價格,但是如果依市場價格來計算明顯不妥當,則采用其他合理方式計算。所謂其他合理方式,就是要綜合考慮被侵害財產的種類,侵權行為的性質、持續時間、范圍、后果,侵權人的主觀狀態等各種因素來確定合理的計算方式。例如,有一些物品不存在市場價格,比如古董、文物等,因此需要通過其他方式來確定被侵權人的損失。確定損失的方法有絲史廳 很多,如鑒定法、相似物品估算法等。如果遭到損害的有體物還有修復可能,這里的損失就體現為修復該物所需要的修理費用,此時就以市場上一般的修理費用作為賠償數額。

對于知識產權受到侵害所產生的損失通常計算有難度,但可結合我國知識產權領我的特別規范來計算。根據我國《著作權法》《專利法》(商標法》的相關規定,知識產權侵權損害賠償數額的計算方法一般有:根據權利人因被領權所受到的損失計算;根據侵權人因侵權所獲得的利益計算:參照可以同比計算的許可使用費的合理倍數計算;根據知識產權的類型、侵權行為的性質和情節等因素,由法院在法定數領內酌情確定賠償數額。對于股權受到侵害所聲生的損失,一般按照《公司法》等相關法律規定來承擔民事賠償責任。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條 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情節嚴重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釋義

本條是關于故意侵害知識產權的懲罰性賠償規定。本條是為切實加強對知識產權的保護,顯著提高侵犯知識產權的違法成本,充分發揮法律的威懾作用,新增了故意侵害知識產權的懲罰性賠償規定,這是立法的一大進步!肚謾嘭熑畏ā分袩o此規定。

一、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責任的意義

在侵權責任編中規定原則性的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責任有利于《著作權法》《專利法》《商標法》三部知識產權單行法的協調,也有助于統一司法裁判標準。目前,我國《著作權法》《專利法》和《商標法》三部法律對是否適用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責任并不一致。2019年修訂的《商標法》率先規定懲罰性賠償規則,第63條規定:“……對惡意侵犯商標專用權,情節嚴重的,可以在按照上述方法確定數額的一倍以上五倍以下確定賠償數額。賠償數額應當包括權利人為制止侵權行為所支付的合理開支!薄秾@ā放c《著作權法》目前尚在修訂過程中,從草案情況來看,也將對懲罰性賠償予以規定。不過從當前的草案規則來看,知識產權領域的這三部法律在懲罰性賠償責任的適用范圍、適用條件及賠償數額等方面都不盡相同。因此,本條規定有利于建立統一的知識產權懲罰性賠償規則。

二、知識產權侵權懲罰性賠償責任的構成要件

構成本條懲罰性賠償責任,首先,需要是“故意”侵害他人知識產權。由于侵害知識產權的懲罰性賠償是傳統的補償性賠償之外的一種補充救濟方式,針對的是相對嚴重的侵權行為,因而需要將侵權人的主觀過錯程度作為歸責的基本要件。如美國《專利法》第284條雖然對懲罰性賠償責任適用條件沒有做出相應規定,但美國聯邦巡回上訴法院,發展出了“恣意侵權”制度,即只有當侵權行為構成無視他人專利權存在的恣意行為時,才能適用懲罰性賠償。因此,首先需要認定侵權人的主觀狀態為故意,即明知而且追求行為結果發生。

其次,需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比如存在侵權職業化、侵權時間長、手段惡劣、后果嚴重等情形。如果侵權人明知其行為屬于侵犯著作權、專利權或者商標權的行為而有意為之,并且達到情節嚴重的程度,被侵權人有權向侵權人提出相應的懲罰性賠償。至于“相應的懲罰性賠償”的計算方式和數額,仍然有待于將來在司法解釋中予以明確。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條 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都沒有過錯的,依照法律的規定由雙方分擔損失。

釋義

本條是關于當事人對損害發生均無過錯時,如何分擔損失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24條,在內容上由“可以根據實際情況,由雙方分擔損失”修改為“依照法律的規定由雙方分擔損失”。

一、本條與侵權責任歸責原則的關系

按照傳統侵權法理論,一般而言,承擔損失以確定歸責原則作為前提。本條規定了受害人和行為人都沒有過錯時的損害分擔,那么其與侵權法上歸責原則存在何種關系呢?過錯責任原則,以當事人存在主觀上的過錯或者按照法律規定推定當事人有過錯為前提。而本條適用的前提為“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都沒有過錯”,因此雙方都不具有可歸責性,這也就與過錯責任原則存在明顯區別。無過錯責任原則,僅適用于侵權行為人一方,強調不論行 兔或為人有無過錯,法律明確規定行為人應當承擔責任的,侵權行為人就要對行為造成的損害承擔責任。而本條適用于受害人和行為人兩方,且結果是由“雙方分擔損失”,這與無過錯責任原則也存在明顯區別。既不是過錯責任原則,也不是無過錯責任原則,那么本條是不是屬于所謂的公平責任原則呢?

本條也并非公平責任原則。首先,公平責任本身缺乏作為原則的法律依據,它只適用于極少數行為導致損害的情況,并不具有原則應當有的普遍性。各國立法例基本也沒有將公平責任解釋為歸責原則。其次,本條實際上規定的不是民事責任的確定原則,而是損失分攤的規則,即不是“對責任的分擔”,而是“對損失的分擔”。因此,公平分擔損失規則,既不是過錯責任原則,也不是無過錯責任原則,也不是所謂的公平責任原則。

二、受害人和行為人均無過錯

依照法律的規定,公平分擔損失僅適用于受害人和行為人對損害的發生均無過錯的情形。假如受害人的損失是由受害人自己的過錯造成的,應當由其本人負責;假如受害人的損失是行為人或者第三人的過錯造成的,則應當由行為人或者第三人負責;假如對于損害的發生,受害人和行為人都存在過錯,就應當根據他們的過錯程度和原因力分配責任。

三、依照法律的規定分擔損失

相比《侵權責任法》第24條的變化是,由“可以根據實際情況”改為“依照法律的規定”。在侵權案件中,法官應當首先考慮能否適用過錯責任或者無過錯責任,只有在都不能適用時才能夠根據此條公平地分擔損失。而過去采用的“可以根據實際情況”適用,實際上是一種抽象概括的模糊規定,有可能在實踐中造成無限擴大公平分擔損失規則的適用,阻礙對過錯責任和無過錯責任的準確適用。將其改為“依照法律的規定由雙方分擔損失”,有利于防止法官無限地擴大公平分擔損失規則的適用范圍。

依據《民法典》的相關規定,由受害人和行為人分擔損失的情形主要有:

(1)自然原因引起危險時,緊急避險人可以給予適當補償的情況(《民法典》第182條);(2)因保護他人民事權益使自己受到損害,或者沒有侵權人、侵權人逃逸或者無力承擔民事責任時,受益人給予適當補償的情況(《民法典》第183條);(3)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對自己的行為暫時沒有意識或者失去控制造成他人損害,且沒有過錯時,對受害人適當補償的情況(《民法典》第1190條);(4)從建筑物中拋擲物品或者從建筑物上墜落的物品造成他人損害,經調查難以確定具體侵權人時,由可能加害的建筑物使用人給予補償的情況(《民法典》第1254條)。這些法律規定都暗含著在相關當事人均無過錯的情形下,基于公平理念由雙方分擔損失的意旨。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條 損害發生后,當事人可以協商賠償費用的支付方式。協商不一致的,賠償費用應當一次性支付;一次性支付確有困難的,可以分期支付,但是被侵權人有權請求提供相應的擔保。

釋義

本條是關于損害賠償費用支付方式的規定。本條承繼自《侵權責任法》第25條,內容上將“應當提供相應的擔!钡膹娭菩砸笮薷臑椤氨磺謾嗳擞袡嗾埱筇峁┫鄳膿!。

一、當事人協商確定

損害賠償費用的支付方式,首先應當尊重當事人雙方協商一致的結果。因為發生損害后的賠償費用,是當事人為了補償對方損失而支付的費用,理應屬于私法自治的范疇。如果當事人雙方就損害賠償的支付方式達成一致,就應按照當事人商定的方式支付該賠償費用。關于損害賠償費用支付方式的協商,可以包括:賠償費用項目的組成,是一次性支付還是分期支付,如何計算利息,等等。一旦協商確定后,侵權人應當嚴格按照約定的方式向被侵權人給付損害賠償費用。

二、一次性支付

如果雙方當事人就賠償費用的支付方式,無法協商一致,原則上侵權人應當一次性支付損害賠償費用。所謂一次性支付,即在確定了損害賠償費用的總額后,由侵權人將全部的略償費用一次性地給付被侵權人的支付方式。次性支付的優勢在于方便快捷地處理案件,迅速解決糾紛。

三、分期支付

如果侵權人一次性支付賠償費用確實存在困難,可以分期支付。如何認定“一次性支付確有困難”,屬于法官自主裁量的范疇,需要考慮被侵權人與侵權人雙方的因素。一般而言,可以考慮這些情形:(1)侵權人是否存在影響其清償能力的經濟困難,如侵權人自身經濟條件不好,一次性支付可能導致其生活陷入窘迫。(2)損害賠償費用是否可能在將來會有比較大的變動,例如有證據證明被侵權人因被侵權而將來的健康狀況可能出現惡化。(3)被侵權人的監護人是否有挪用、揮霍或侵吞被侵權人的賠償費用的可能?偠灾,可以從被侵權人和侵權人雙方利益的平衡出發,決定是否允許分期支付。

由于分期支付賠償費用履行期限長,在履行過程中有可能出現侵權人清償能力下降,如經營狀況不佳導致破產,或者發生惡意討債的情況,此時被侵權人剩余的損害賠償費用可能面臨無法給付的風險。因此,本條還規定了被侵權人有權要求侵權人在采用分期付款時,對未來需支付的費用提供相應的擔保,以降低無法獲得賠償的風險。侵權人是否提供擔保,非法律強制性要求,而是由被侵權人根據實際情況主動提出請求,這是本條在《侵權責任法》第25條的基礎上作出的調整,以反映意思自治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