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 不當得利

本章導言

本章是《民法典》第三編第三分編對不當得利的規定,共4條。不當得利系源自羅馬法之古老制度,迄今已逾2000年。在大陸法系國家,德國、法國之舊民法上僅對非債清償加以規定,此后經學說和判例的發展,不當得利逐漸發展成為大陸法系民法典中一項獨立的法律制度。在英美法系國家,確立了不當得利“損人利己,違反衡平”之實踐原則。我國原《民法通則》第92條以及《民通意見》第131條中亦就不當得利制度進行了規定。在本次民法典編纂中,首先于總則部分第122條對不當得利制度做出了一般性規定,之后于本法準合同編就不當得利的成立要件、抗辯事由、善意得利人的返還義務、惡意得利人的返還義務、第三人得利的返還義務等內容作具體規定。

第九百八十五條  得利人沒有法律根據取得不當利益的,受損失的人可以請求得利人返還取得的利益,但是有下列情形之一的除外:

(一)為履行道德義務進行的給付;

(二)債務到期之前的清償;

(三)明知無給付義務而進行的債務清償。

釋義

本條是關于不當得利的成立要件和排除事由的規定。

不當得利制度是在羅馬法上各種“返還財產之訴(condietio)”的基礎上發展演進而來。最早適用condietio的是消費借貸,由于在消費借貸中所有人喪失其所有權,其不能繼續行使原物返還請求權,因此通過賦予所有權人con-dictio,以對其進行完善的保護。不當得利制度的法理基礎是任何人不能通過損害他人而獲利,在這一思想的引導下,不當得利制度經歷過中世紀共同法時期,在中世紀法學與近代自然法發展的基礎上,于近代趨向法典化。本質上,不當得利制度旨在去除無法律上原因的獲利,其主要功能在于去除受領人不當獲得的利益,因此與侵權責任法著眼于受害人的損害填補有所不同。

關于不當得利的構成要件,我國民法學說以及裁判多采四要件說,即:一方獲得利益;他方受有損失;得利和受損間有因果關系;得利沒有法律根據,即得利無法律上之原因。詳言之:

首先,一方獲得利益。不當得利的首要條件是得利人一方須取得利益,若無人獲利,則無得利可言。一般而言,所取得的利益主要可分為積極利益和消極利益:第一,所謂積極利益,是指直接增加得利人財產的利益。積極利益主要包括以下情況:(1)權利的取得與利用他人權利獲得利益,所有權、限制物權、知識產權以及其他財產權均可以作為不當得利中的利益,債權的取得亦屬于此不當得利所指的利益;(2)權利以外的利益亦可以成為不當得利中所指的利益,典型者如登記、占有;(3)勞務、服務或工作的提供,通常情形下,使用他人應支付報酬的勞務、服務或工作,構成不當得利之利益;(4)債務的消滅。第二,所謂消極利益,指得利人的財產應減少而未減少,消極利益主要包括以下幾種情形:(1)未支出應支出的費用;(2)未負擔應負擔的債務;(3)未承擔應承擔的損失;(4)未設定應設定的限制物權,如因擔保物權的消滅使所有權上的負擔解除。

值得注意的是,本條中的“不當利益”,系指利益的取得不當,并非是指利益本身的不當。而該利益則是指依某特定事實而取得的個別具體利益,不能就得利人的總體財產加以計算,換言之,此種利益是否獲得,應遵循法律所確定的權利變動規則而定,而不能依實質上的價值進行判斷。得利的方式可以是事實行為或法律行為,該導致得利發生行為的實施者可以是失利人、得利人或第三人。

其次,他人受有損失。不當得利中的損失與“賠償損失”中的損失(損害)并非同一概念!百r償損失”無論在侵權賠償還是違約賠償,均旨在填補受損人一方的損害,違約、侵權一方是否得利并不影響損害的賠償。此外,不當得利制度中的損失僅限于財產損失,而不包括精神損失。他人所受損失主要包括現有財產利益的減少以及應得財產利益的喪失。認定不當得利構成中的損害時,應采具體、個別標準,只要是無法律上原因獲得利益,即應認為對方受有損害。損害是否存在應依據利益是否違背權益歸屬而定,而不應依失利人的財產總額而定。

再次,得利和受損間有因果關系。本條與本法第122條相比,去除了“因……取得”的表述,但仍不能否認得利人需從失利人處獲得利益,表明得利與受損間須存在因果關系。但損失與利益二者在范圍、內容以及發生時間上不必然相同。針對不當得利制度中的因果關系的判斷,我國司法判決一般采直接因果關系說,即不當得利關系當事人之間發生直接的財產轉移。據此,一方得利與另一方受損具有直接關系。而財產變動的直接性或得利事實的同一性是指,一方得利與另一方受損具有直接關系,兩者均基于同一事實發生。

最后,得利無法律依據。原《民法通則》第92條的“沒有合法根據”,事實上并不準確,不當得利的構成不以合法性作為其評價要件。本條的“沒有法律根據”較之前的表述更具合理性。沒有法律根據包括沒有法律行為或沒有法律規定上的依據,本法第129條所列舉的民事權利的取得依據,可茲參考。司法實踐和學說多延續德國法上的叫法,稱此要件為“無法律上原因”。而根據不當得利制度的不同調整功能,可將不當得利區分為給付型不當得利和非給付不當得利。就此,立法上雖未明文規定,但我國司法實務中多采之。以下對上述“法律上原因”加以詳述:

1.給付型不當得利的法律上原因。給付型不當得利主要指一方基于他方給付而受有利益,無法律上的原因,應負返還義務。給付型不當得利無法律上原因主要指給付者因給付并沒有實現追求的目的,或者沒有長久地達成其目的。

2.非給付型不當得利的法律上原因。其又可區分為:

(1)侵害權益型不當得利的法律上原因。

侵害權益型不當得利是指,侵害他人權益而獲有利益不具有保有的正當性,應予返還,其要件有三:一是因侵害他人權益而受有利益;二是致他人受損害;三是無法律上原因。關于其法律上原因的爭議,主要包括違法性說與權益歸屬性說。違法性說為早期觀點,主要強調侵害的違法性與法律作為一般權益保護工具的功能以及與侵權法并行的功能。通過權益侵害型不當得利返還請求權的行使,權利人可以要求停止對其權利和法益的侵害。當前學者多主張權益歸屬內容說,其強調在侵害權益型不當得利中,所謂無法律上原因,系指以不當手段取得應歸屬他人權益之內容,從法秩序權益歸屬之價值判斷上,不具有保有利益的正當性。

(2)支出費用型不當得利的法律上原因。

支出費用型不當得利,是指失利人非以給付的意思,為得利人之物支出費用,而使后者得利。關于此種類型的不當得利的“無法律上原因”,通說認為主要指得利人欠缺保有所受利益的正當性,即不存在契約或法律規定上的理由可以使得利人保有得利。

(3)求償型不當得利的法律上原因。

求償型不當得利,是指失利人向第三人為給付,使得利人對該第三人所負的義務消滅,因而使得利人得利。若清償他人債務的行為非基于無因管理或基礎行為進行,則債務人所獲的債務消滅即無法律上原因。如墊付勞務費用使真正債務人的債務消滅,構成不當得利,真正債務人應予返還。

關于舉證責任,在給付型不當得利,失利人有責任證明對方得利無法律上根據,不能證明的,則承擔不利后果。非給付型不當得利得利人有責任證明己方得利有法律根據,否則應承擔不利后果。

本條第1、2、3項還規定了不當得利請求權的排除事由。

1.為履行道德義務進行的給付。

所謂“道德上的義務”與法律上的義務不同,對方不得訴請法院判決履行,但如義務人已經自愿提供給付,則不得以不當得利為由請求返還,否則依社會一般觀念,有違社會道德。何為道德上的義務可從得利人所受利益價值大小、給付之原因以及雙方當事人的關系在個案中進行具體判斷。如給遠房親戚撫養費的行為,雖無法律依據,但卻系基于道德所為的給付,不構成不當得利。但誤認他人子女為自己子女而撫養,則不能認為屬于道德上之義務。比較法上,除為履行道德義務進行的給付不構成不當得利外,因禮儀上的義務所進行的給付也會排除不當得利請求權的適用,我國民法雖未對禮儀上的義務進行規定,應認為可對本條道德上的義務進行擴張解釋,加以涵蓋。

2.債務到期之前的清償。在清償期屆滿前,債務并非不存在,只是債權人不能請求履行而已,因此債務人對未到期之債務,為清償而為給付,債權人受領給付有法律上的原因,不構成不當得利。

3.明知無給付義務而進行的債務清償。無給付義務而進行的債務清償,又稱非債清償,即無債務而為清償。非債清償是最典型的給付型不當得利,受領人與給付人之間無債務之關系,應負有返還義務。但若一方明知無債務而仍為給付,法律對其無保護之必要,因此排除其不當得利請求權。

第九百八十六條  得利人不知道且不應當知道取得的利益沒有法律根據,取得的利益已經不存在的,不承擔返還該利益的義務。

釋義

本條是關于善意得利人得利返還義務范圍的規定。

本條規定,善意的不當得利債務人,即得利人在得利時不知道且不應當知道其得利無法律根據的,僅負擔返還現存利益的義務。換言之,當不當得利債務人不再受有利益時,排除其返還所受利益或價額償還義務。該規定明示了不當得利法的核心法律思想:返還得利或價額償還義務不允許導致善意的不當得利債務人的財產因不當得利返還反而減少,其背后是信賴保護的思想。善意的不當得利債務人原則上不必考慮,其得利需要返還。信賴其可以永久保有取得之利益,基于此種信賴其進行了使財產上的支配,即使是對該項財產不利的支配,也不應該波及不當得利債務人的其他財產。若不當得利人開始時不知其無法律依據,之后得知其得利無法律依據,則應返還其知悉取得利益無法律根據時現存的利益,也即對知悉前滅失的得利不負返還義務,并須返還自知悉無法律根據時起計算的利益,如有損害應予賠償。得利已經不存在的事實應由不當得利債務人負舉證責任。

第九百八十七條  得利人知道或者應當知道取得的利益沒有法律根據的,受損失的人可以請求得利人返還其取得的利益并依法賠償損失。

釋義

本條是關于惡意得利人得利返還義務范圍的規定。

本條規定,不當得利債務人在取得利益時或之后知悉其無法律根據取得利益的,應返還受領時所受的一切利益,如有損害并應賠償。針對得利時即知無法律根據取得利益的,其返還義務的范圍具體而言,應包括:(1)所獲得的利益、不論請求返還時是否存在,均應返還;(2)基于得利所獲得的孳息;(3)若得利已經不存在的,不當得利債務人應對不當得利債權人的損害予以賠償。針對得利之時不知無法律根據而之后知道的不當得利債務人而言,應返還其知悉取得利益無法律根據時現存的利益,也即對知悉前喪失的得利不負返還義務,并須返還自知悉無法律根據時起計算的利益。惡意不當得利債務人依上述方法仍不足以彌補不當得利債權人損失的,此時應就其不足部分,加以賠償。應由不當得利債權人就不當得利債務人的惡意受領承擔舉證責任。

惡意不當得利債務人不能主張所得利益不存在,而仍必須價額償還,實則已經是要惡意的不當得利債務人即使在無財產利益增加的情況下,亦必須負起利益返還責任。除此以外,惡意的不當得利債務人還有損害賠償責任,可見惡意的不當得利債務人責任,已經超越不當得利去除不當得利取得的制度性功能。

第九百八十八條  得利人已經將取得的利益無償轉讓給第三人的,受損失的人可以請求第三人在相應范圍內承擔返還義務。

釋義

本條是無償受讓的第三人的得利返還義務的規定。

本條規定,得利人將其得利無償讓與第三人而因此免除返還義務的,第三人在其免除返還義務的范圍內,應負返還責任。雖然第三人的利益是通過其與得利人之間的法律行為而獲得,不能認為無法律根據,原則上第三人不應對不當得利債權人負返還義務。但是得利人若為善意時,其通過無償讓與行為導致得利不存在,依本法第986條免負返還義務。如此,不當得利債權人一方無法向原得利人主張返還,而第三人一方卻無償受有利益,難謂公平,因此法律課以第三人返還義務。由于此種情形屬于法律規定的例外情形,因此其適用須滿足以下要件:

首先,須為無償轉讓。讓與須為無償,如贈與或遺贈,若為有償,則無論其對價是否相當,均不能適用本條。

其次,被轉讓的物須為原得利人應返還的物。除原物外,尚包括所收取的原物的孳息,原物的代償。

最后,須原得利人因無償讓與而免負返還義務。原得利人雖將得利無償讓與給第三人,但是仍對失利人負返還義務時,如得利人惡意,無本法第986條適用余地,則第三人不負返還義務。根據本條,第三人應在“相應的范圍內”承擔返還義務,相應的范圍也即指原得利人免除返還義務的限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