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 無因管理

本章導言

本章是《民法典》第三編第三分編對無因管理的規定,共6條。大陸法系上,無因管理系債的發生之法定原因。英美法系上,無因管理之債則是一種準契約關系。就大陸法系各主要民法典以觀之,無因管理作為債之類型,或被規定于債編通則之中,或作為典型之債務關系規定于債法分編。我國無因管理制度原規定于原《民法通則》第93條及《民通意見》第132條。本次民法典編纂中,民法總則第121條已對無因管理做出了一般性規定,鑒于本次民法典中未設債法總則或通則,無因管理之債又顯與作為雙方行為之合同存有差別,為顧全體系邏輯之周延,特設準合同一編,以安置無因管理制度。本章是對民法典總則第121條無因管理制度的體系發展和完善,主要包括無因管理的定義、管理人的管理方法、管理人的通知義務、管理人的報告義務、無因管理的追認等內容。

第九百七十九條  管理人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為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而管理他人事務的,可以請求受益人償還因管理事務而支出的必要費用;管理人因管理事務受到損失的,可以請求受益人給予適當補償。

管理事務不符合受益人真實意思的,管理人不享有前款規定的權利;但是,受益人的真實意思違反法律或者違背公序良俗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無因管理定義的規定。

無因管理制度肇始自羅馬法,稱為“管理他人事務”(Negstiorum Gestio)最早適用于為不在之人(尤指遠征在外的軍人)管理事務。其后經由19世紀德國法學家的精研而發展成為現代私法上重要的理論與制度體系。本質上,無因管理制度旨在規訓“禁止干預他人事務”與“獎勵人類互助精神”兩項原則之間產生的沖突與矛盾,并合理地規定當事人之間的權利關系。

本條第1款中規定,無因管理的成立,須滿足四項要件,即管理事務、管理“他人”事務、為他人“管理事務”、沒有法定或約定的義務。詳言之:

1.所謂“管理事務”,與本法第919條中“處理委托人事務”意義相當,即原則上凡是任何適于作為債的客體的事項均屬管理事務,但單純的不作為義務不應包括在內。管理事務既可以是事實行為,例如,救助落水之人;也可以是法律行為,例如,訂立租約、出售貨物等,但此時若管理人以受益人(本人)名義實施法律行為,若發生無權代理之問題時,得因本人的承認而轉換為一般代理。應注意的是,無因管理注重管理事務本身,至于最終的目的是否達成并不屬于無因管理是否成立的考察事項。例如,某甲見鄰居某乙房屋失火,持家中滅火器參與救火,身負重傷仍未能將火勢撲滅,乙房屋仍燒毀殆盡。救火的目的(將火勢撲滅)雖未實現,但仍可以成立無因管理。

2.管理“他人”事務。所謂“他人”事務,既可以是根據客觀的權利歸屬就能加以判斷的事務,也可以是無法根據法律上權利歸屬之客觀表象便能判斷的事務。對于后者,則應根據管理人的主觀意思進行判斷,若管理人有為他人管理的意思,該事務就是他人的事務。學理上,前者稱為客觀的他人事務,后者稱為主觀的他人事務。

3.“為他人”管理事務。所謂“為他人”,由兩項要素構成:(1)管理人應當認識到他所管理的是屬于他人的事務;(2)管理人希望使管理事務產生的利益歸屬于受益人(本人)。若管理人誤將他人事務作為自己事務進行管理時,此時屬于“誤信的管理”;若管理人誤將自己的事務當成他人的事務進行管理的,此時屬于“幻想的管理”;若管理人雖然認識到其所管理的事務是屬于他人的事務,但卻出于使自己受益的目的,則屬于“不法管理”。上述情形均不構成無因管理。

在判斷“為他人”管理事務時,并不要求管理人明確知道本人是誰,即便管理人誤將某乙事務認作某甲事務進行管理,同樣成立無因管理。若管理人管理的事務屬于客觀的他人事務,則容易依客觀情形進行判斷。若管理人管理的事務屬于主觀的他人事務時,此時,管理人需要承擔自己有為他人事務進行管理的證明責任。在為他人管理事務時,要求管理人希望使管理事務產生的利益歸屬于本人,但此時若管理人也希望自己同時受益,例如,上述某甲救火之例,假設某甲救火同時也是希望避免鄰居火勢波及自家,應當認為“為他人”與“為自己”兩種意思可以并存,無因管理仍然成立。

4.沒有法定或約定的義務。所謂法定的義務,多是指法律規定的如嘴養撫養、夫妻扶養義務等。沒有約定的義務,即不存在委托、代理等基于合同關系所產生的行為義務。

無因管理行為在性質上屬于事實行為,因此,縱使管理人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或者無民事行為能力人,也不妨礙無因管理的成立。學理上,根據無因管理行為是否符合管理人的利益,以及是否符合受益人的真實意思,又可以將無因管理區分為正當的無因管理和不正當的無因管理。結合本條第1款及第2款的規定,應認為,本條第1款所規定的“管理人沒有法定的或者約定的義務,為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而管理他人事務”系正當無因管理之情形。其中:

首先,本條中的管理他人事務,僅指對管理事務的承擔而言,并非指管理事務的實施。“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是指其管理行為對于本人而言應實質有利、客觀有益,且并不強調管理事務實施的結果,例如,前述某甲救火之例,某乙房屋雖在結果上燒毀殆盡,其利益并未因某甲的管理而免遭損失,也同樣成立無因管理。同樣,若管理人從事管理行為乃是基于履行特定義務的考慮,例如,代本人繳納稅費、清償他人之債、履行法定撫養義務等,雖然在結果上他人利益并未免受損失,仍然成立正當的無因管理。

其次,對他人事務的管理應符合受益人的真實意思。詳言之,其既可以是受益人明示的意思,例如,落水者大聲的呼救;也可以是由管理人推測而知的意思,例如,發現某人在路邊昏迷送往醫院救治。但根據本條第2款,管理人承擔管理事務雖然違反本人的真實意思,但本人的真實意思違反法律強制性規定或者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例如,本人真實意思原為逃避納稅義務、不履行法定義務,或者其本人意思有害于社會公益,例如,放任自己的危房不加修繒等,此時管理人的管理行為雖違反其真實意思,仍然成立正當的無因管理。

再次,正當的無因管理使本人與管理人之間發生法定之債的關系。管理人雖實質上干涉了他人的事務,但因其事務的管理有利于他人且并不違反他人的真實意思,此時可產生違法性阻卻的法律效果。但該違法性阻卻的效果僅限于管理事務的承擔而言,若管理人在實施管理事務時因故意或者過失侵害本人利益的,并不排除其違法性,仍然可以構成侵權責任,例如,某甲見某乙快遞置于小區門口,遂代某乙收取并送往某乙家中,途中因過錯致使某乙快速損壞。此時,某甲的代收行為成立無因管理,并不構成侵權行為,但其過錯致使某乙快遞損壞的行為,應構成侵權責任,并有可能因其行為同時違反本法第981條而發生侵權與違約責任的競合關系。

最后,管理人在進行正當的無因管理時,應當盡到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即要求管理人為避免他人利益受損失而管理他人事務,并且符合受益人真實意思。同時根據本條第1款,管理人可以對本人主張必要費用的返還請求權以及損害賠償請求權。所謂“必要費用”是指管理人所合理支出的必要費用和有益費用,包括準備措施、輔助措施、差旅費、事后開銷、因管理事務所承擔的債務、支出費用所產生的利息等。當管理人因管理事務受到損失時,還可以享有請求受益人給予適當補償的損害賠償請求權。

本條第2款中“管理事務不符合受益人真實意思的”,是指管理人對管理事務的承擔,不符合受益人明知或者可推知的意思,此種情形學理上成為“不當的無因管理”。在管理人承擔管理事務不符合受益人真實意思時,本款“管理人不享有前款規定的權利”,并不是指一切情形下管理人均不得請求本人返還必要費用、有益費用并對其損失給予適當補償,否則會與本法第980條發生評價上的矛盾。此時應解釋為,若受益人不主張其享有管理利益,則管理人不得請求本人返還必要費用、有益費用并對其損失給予適當補償;若受益人主張其享有管理利益的,則適用本法第980條的規定。

第九百八十條  管理人管理事務不屬于前條規定的情形,但是受益人享有管理利益的,受益人應當在其獲得的利益范圍內向管理人承擔前條第一款規定的義務。

釋義

本條是關于受益人享有管理利益時責任承擔的規定。

管理人管理事務不屬于前條規定的情形,并非指管理人行為不構成無因管理,而是指管理人管理他人事務雖成立無因管理,但因其管理事務的承擔對于本人而言并非實質有利、客觀有益,或者其管理事務的承擔違反本人明知或可推知的意思的情形。對此,學理上稱之為“不當的無因管理”。

本條中的“管理事務”與本章第979條同樣是就管理事務的承擔而言。管理人就管理事務的承擔,或者不利于本人,例如,某甲將名畫存于某乙處,某乙得知某甲有意出售,便以低于市場價格的售價將該畫出售;或者雖利于本人,但違反本人明知或可推知的意思,例如,某甲因公事出國請某乙代其看管自己房屋,某乙違反某甲意思將該房屋予以出租。此時在客觀上,管理人的管理事務仍然符合無因管理一般的構成要件,但因其管理事務的承擔并不利于本人,或者雖利于本人但違反本人明知或可推知的意思,因而此時管理人對他人事務的管理并不構成違法性的阻卻,換言之,不論管理人在主觀上的過錯程度如何,只要其實施了不當的無因管理行為,該行為即構成侵權,管理人即應當立刻停止管理行為并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

管理人雖然實施了不當的無因管理,但若受益人(本人)享有管理利益的,本條規定,受益人應當在其獲得的利益范圍內向管理人承擔前條第1款規定的義務。所謂“管理利益”,主要是指管理人因管理事務所取得的利益,例如上述兩例中,管理人出售名畫所得的價款、管理人出租房屋所得的租金等,本人可以主張管理人返還因管理事務所得之利益。所謂“在其獲得的利益范圍內向管理人承擔前條第一款規定的義務”,是指在該利益范圍之內,受益人應當履行對管理人在不當的無因管理中所支出的必要費用、有益費用、管理人自支出上述費用時所產生的利息、管理人因承擔管理事務所受到的損失等返還或償還義務。

第九百八十一條  管理人管理他人事務,應當采取有利于受益人的方法。中斷管理對受益人不利的,無正當理由不得中斷。

釋義

本條是關于無因管理人實施管理事務的規定。

本條第一句規定了管理人在實施管理事務中應當盡到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這是無因管理中管理人的主要義務。其中管理人“管理他人事務”的含義,既不同于第979條中的“管理他人事務”,也有別于第980條中的“管理事務”。后兩者均是指“管理事務的承擔”而言。而本條中的“管理他人事務”則是指“管理事務的實施”。上述區分的意義主要在于以下兩點:

首先,管理人在管理事務中承擔所享有的權利并不因其在實施管理事務中的不當行為而受影響。例如,村民某甲回家路上發現鄰村某乙走失的一頭黃牛,某甲將黃牛牽回家中飼養并等待某乙領取。此時某甲的行為屬于管理事務的承擔,該行為有利于某乙,且并不違反某乙明知或可推知的真實意思,成立正當的無因管理。若該黃牛實際患有嚴重寄生蟲病,某甲發現后并未及時進行救治致使該黃牛死亡,在此情形,某甲在管理事務的實施過程中并未采取有利于受益人的方法,其應當承擔某乙因黃牛死亡的損害賠償責任。但某甲不當實施管理事務的情況并不影響其在承擔管理事務時可享有的權利,因此,某甲可以就其飼養黃牛過程中支出的飼料費等,請求某乙償還。

其次,在不當無因管理的情形,管理人在實施管理事務和承擔管理事務中的過錯程度要求不同:(1)在實施管理事務中,管理人負有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即僅對其因故意或過失行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2)在管理事務的承擔中,一方面,就正當的無因管理情形,管理人在承擔管理事務中負有善良管理人的注意義務,另一方面,在不當的無因管理情形,管理人承擔管理事務因在客觀上不符合受益人真實意思或者不利于本人,不論其是否故意或過失,均承擔侵權責任。例如,某甲有罕見名犬一只,并明確表明不欲帶名犬參加任何比賽。某乙為使某甲名利雙收,趁甲外出之際將名犬帶出參加比賽,期間名犬不幸被盜。此外,對于名犬被盜之事,某乙盡到看護管理之一切注意義務,即其在實施管理事務中并無過錯。但某乙仍不得主張其實施管理事務無過錯而免于承擔侵權責任,原因即在于某乙在管理事務的承擔上負有無過錯責任,其違反某甲的真實意思而構成不當的無因管理,應當承擔相應的侵權損害賠償責任。

因此,管理人管理他人事務,應當采取有利于受益人的方法。若管理人在實施管理事務過程中因故意或者過失導致受益人權益遭受損失的,則應當承擔相應的侵權責任。但應當注意的是,若無因管理人處理的是本人所面臨的急迫的、直接的危險,或者該急迫危險雖不直接為本人面對,但管理人卻來不及與本人溝通并等候其指示時,此時對于管理人注意義務的要求應當降低,即管理人僅對其惡意或有重大過失的行為承擔責任。其中,所謂“惡意”,并非是與“善意”相對的“知悉特定信息或情事”之概念,而是指管理人的故意在公共秩序和善良風俗之評價上具有更高的可苛責性。

本條第二句規定了管理人中的繼續管理義務,即若管理人中斷管理之后,本人的利益狀況相較于管理人實施管理事務的狀態反而更為不利的,管理人若沒有正當理由或不可歸責于管理人的事出,則不得中斷管理。管理人違反上述繼續管理義務的,除非出現不可歸責于管理人的事由,否則管理人應當承因其中斷管理而產生的損害賠償責任。此時的問題在于,在不當的無因管理情形下,無因管理人負有立即停止無因管理的義務,則其是否還應履行本條第二句中的繼續履行義務呢?筆者認為,因此時本人的利益狀態有持續惡化的可能,而控制并防止此種態勢客觀上有利于本人,且并不違反本人真實的意思,是故即便是在不當的無因管理情形,若中斷管理后本人的利益狀況反而更為不利的,管理人依然負有繼續管理的義務。

第九百八十二條  管理人管理他人事務,能夠通知受益人的,應當及時通知受益人。管理的事務不需要緊急處理的,應當等待受益人的指示。

釋義

本條是關于管理人通知義務的規定。

在并不具有緊急危險的無因管理活動中,管理人往往有充足的時間去思考管理方式,并可征詢本人的意思,本人也有時間和能力對管理人的事務管理進行指導或提出反對意見。因此,管理人在能夠通知受益人的情形,應當及時通知受益人事務管理的相關情況,并征詢本人的意思并按照本人的指示進行管理。在管理人履行通知義務后,本人指示管理人繼續管理的,在特定情形下即可解釋為本人對管理人管理行為的承認,此時根據本法第984條的規定,雙方當事人適用委托合同的有關規定。若本人指示管理人停止管理,但管理人仍為管理時,此時應認為其管理事務違反本人的真實意思,則從管理人違反本人指示而仍實施管理事務時起,應適用本法第979條第2款及第980條的規定。

但應指出,若管理人在開始承擔管理事務時便構成本法第979條第2款及第980條所規定之不當的無因管理時,此時并不適用本條規定,即管理人并不負有通知本人的義務,而應承擔立刻停止管理的義務。

第九百八十三條  管理結束后,管理人應當向受益人報告管理事務的情況。管理人管理事務取得的財產,應當及時轉交給受益人。

釋義

本條是關于管理人報告義務的規定。

管理人的報告義務,又稱管理人的計算義務,是指管理人在管理結束后,應當將其管理事務進行的相應狀況報告于本人。同時,管理人在處理事務過程中所收取的金錢、物品及尊息等財產,應當及時轉交本人。管理人以自己名義為本人取得的財產,也應當轉交給受益人。

若管理人在為他人管理事務過程中同時為自己利益進行管理,且在管理自己利益過程中使用了本屬于受益人的財產,或者使用了本應為管理受益人利益而使用的財產,應當支付自其使用之日起所產生的利息。若上述財產受有損害的,管理人還應當承擔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

第九百八十四條  管理人管理事務經受益人事后追認的,從管理事務開始時起,適用委托合同的有關規定,但是管理人另有意思表示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無因管理適用委托合同的規定。

本條規定,管理人管理事務經受益人事后追認的,除管理人另有意思表示外,從管理事務開始時起,適用委托合同的有關規定。本條中的“事后”,并非指管理事務處理完畢之后,而是指管理人承擔管理事務之后。受益人(本人)的追認行為,性質上屬于單方行為,且為不要式行為,可以明示或默示的方式作出,且該行為一經作出即產生法律效力,故具有形成權的性質。

管理人在管理事務過程中,或者以自己名義進行管理活動,或者以本人名義進行管理活動,而在后者常涉及無權代理或無權處分之問題。此時本人對管理事務的承認,通?梢砸曌魇菍o權代理或者無權處分的承認。但若本人明確表示僅對管理人的無權代理或無權處分進行承認的,不應認為是對管理事務的承認。

另外,在因本人對管理事務的追認而適用委托合同有關規定時,若適用委托合同的規定會使管理人處于較無因管理更為不利的法律地位,則不應適用委托合同的規定,例如,本法第935條規定的受托人繼續處理委托事務的規定,因對管理人不利而不應適用;若適用委托合同將使管理人處于更為有利的法律地位時,則應當適用,例如本法第921條中委托人預付費用的規定、本法第928條中委托人支付報酬的規定、本法第930條中委托人對受托人損失負擔的規定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