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合伙合同

本章導言

本章是《民法典》第三編第二分編對合伙合同的規定,共12條。合伙合同為本次民法典中新增加的有名合同。合伙系歷史悠久之制度,《羅馬法》上便已將人的聯合體分為團體和合伙組織。德國私法據此發展出兩種對應形式:團體法人和共同共有共同體。其中,合伙視為共同共有共同體,并被作為一項特殊債務關系置于德國民法典債法分則中。后世大陸法系國家立法多效仿德國立法體例。整體上,本章內容亦繼受大陸法系國家民事合伙的立法傳統,并且與我國原《民法通則》及其司法解釋所確立之民事合伙的指導思想和規范體系基本一致。合伙合同不僅是《民法通則》實施30多年來的經驗總結,更是在充分借鑒比較法的基礎上對其具體條文努力做到精細科學化,以此保障合伙法律關系在社會變遷和法典制定中的延續性和法律適用的安定性。本章主要內容包括合伙合同的定義、合伙人的出資義務、合伙財產、合伙事務的管理執行、合伙利潤和虧損的分配、合伙債務的承擔、不定期合伙、合伙合同的終止等內容。

第九百六十七條  合伙合同是兩個以上合伙人為了共同的事業目的,訂立的共享利益、共擔風險的協議。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合同定義的規定。

合伙合同又稱合伙協議,其由兩個以上的全體合伙人協商一致而達成的關于共同出資、共同經營、共享收益、共擔風險的協議。本條中的合伙人,既可以是自然人,也可以是法人或非法人組織。木條中“共同的事業目的”的木語使用,信鑒了德國、日本等的措辭,使用了“共同的事業目的”一語,突出了合伙合同是合伙人之間為實現此項目的而形成的合同性聯合。并且,該條突出強調了合伙人之間的法律關系是一種互負義務以促成“共同目的”得以實觀的繼續性債務關系,而非彼此間旨在實現交換目的而形成的利益對立關系。換言之,合伙人基于債務合同性質而互負促進義務,并在相互之間形成對價關系,但該合同不同于以交換目的與利益對立為基礎建構的雙務合同。合伙合同的當事人之間并未產生諸如買賣合同、租賃合同當事人間的相互牽連的雙務合同關系,也不產生一方意在以盡可能低的價格買進,而另一方意在以盡可能高的價格賣出這種利益對立關系,而是在追求一個共同目的上所有當事人負有協力合作義務。因而在性質上,其并非一般合同關系中的雙方行為,而應屬共同行為。

正是基于對共同之事業目的的追求,合伙合同各當事人之間既共享因合伏存續而產生的利益,又共同承擔合伙存續期間所產生各類交易風險。同樣的,合伙協議在性質上也不同于決議行為。決議行為通常不需要所有決議參與者達成一致同意,合伙協議則因當事人就合同內容達成一致而成立,即便某合伙人對合伙協議部分內容存在異議,但其一經簽署協議則應當毫無保留地接受合伙協議的全部條款。

就合伙協議的效力,應認為其僅作為各合伙人的內部約定,既不能對抗善意第三人,也不能排除合伙人的對外責任。在合伙關系內部,其構成對各個合伙人的行為約束,各合伙人應嚴格按照合伙協議的約定行為。

第九百六十八條  合伙人應當按照約定的出資方式、數額和繳付期限,履行出資義務。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人出資義務的規定。

合伙的成立以訂立合伙協議為條件,并旨在實現特定的目的。合伙協議之于合伙,猶如章程之于公司,它是合伙組織最重要的內部文件,也是確定合伙人之間權利義務關系的總章程。不論是民事合伙還是商事合伙,都應當依據合伙協議確定其內部關系。合伙協議規定了各個合伙人的基本權利義務內容,各合伙人人伙時必須無條件地接受合飲功議;诤匣锏淖h并同出影,共享收益、共擔風險的性質,其最重要的內容之一便是合飲人的出資義務。同時,立足于合同自由之原則,在不抵觸法律強制性規定或者公序良俗之前提下,本法允許合伙人根據其所需自行確立合伙目的,并確定出資義務的相關內容。因此,本條規定,合伙人之間可根據合伙存續之目的確定彼此之間的出資義務,并應當按照約定的出資方式、數額和交付期眼履行其出資義務,合伙人既可以用貨幣、實物、知識產權、土地使用權或者其他財產權利出資,也可以用勞務出資,采取何種出資方式、數額和交付期限,均可在合伙合同中進行約定。

合伙協議中各合伙人并不互負對待給付義務,其目的在于追求共同的利益,一方負擔的義務并不構成另一方的權利。是故,合伙協議并非雙務合同,相應的,雙務合同中的諸多規則便難以適用于合伙合同。當合伙人違反合伙協議約定的出資義務時,就其他合伙人能否享有同時履行抗辯權,有觀點認為,合伙本質上是一種合同關系,各合伙人為實現共同的目的均負有共同出資的義務,因此種義務導致各個合伙人所負義務之間具有對價關系,某一合伙人不履行其出資義務時,其他合伙人可主張同時履行抗辯權拒絕履行自己的行為。但根據合伙合同作為共同行為的本質,合伙人訂立合伙合同的目的確是旨在經營某項合伙事業,實現某種合伙目的。但某一或數個合伙人履行其出資義務并非為換取另一方的對待給付,或使另一方履行出資義務,而是為形成合伙財產并從事合伙經營。因此,本條第2款規定,在某一或數個合伙人不履行出資義務時,其他合伙人不能主張雙務合同的同時履行抗辯權從而拒絕出資,否則此時將難以形成合伙財產,合伙事業和合伙目的也無法實現。當某一合伙人未按照合伙協議履行其出資義務時,其他合伙人雖不得拒絕履行其出資義務,但可以依據合伙協議的約定向其主張違約責任。

第九百六十九條  合伙人的出資、因合伙事務依法取得的收益和其他財產,屬于合伙財產。

合伙合同終止前,合伙人不得請求分割合伙財產。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財產的規定。

民事合伙追求共同利益的基礎在于合法有效地形成和保持合伙財產。本條第1款中的合伏財產包括兩部分,一部分是合伙人的出資,即各合伙人按照合伏協議所實際繳付的出資。另一部分則是在民事合伙存續期間,因合伙事務依法取得的收益和其他財產,例如,從事合伙事務所賺取的財產性收益,合伙財產所增加的利息等。

合伙具有典型的“屬人性”特征,合伙事務的存續以及合伙目的的實現。均有賴于合伏人之間身份的穩定與相互的信任。屬人性特征自然也會限制放員的流動性,以此保障基于共同目的結成的人的聯合體保持一定程度的穩定性,這便是所謂的成員身份牽連原則。對此,本條第2款規定,合伙合同終止前,合伙人不得請求分割合伙協議,以防止因財產的分制對合伙的穩定性和持續性造成不良影響。

實際交易過程中,常會面臨合伙人違反本條規定將合伙財產分割并讓與第三人時,應當如何處理的問題。此時應考察第三人是否善意,即第三人是否明知合伙人擅自處分合伙的財產。關于第三人善意的判斷,首先,可從財產性質的視角考察,若其受讓的財產為不動產,因不動產必須通過公示進行轉讓,除非登記事項存在錯誤,否則不應作為善意取得的對象;其次,若其受讓的是動產,此時應考察第三人取得該合伙財產時是否為有償取得,若第三人無償取得財產,則應認為其并非善意取得,則應依法確認該轉讓行為無效。若對合伙財產的分割處分給其他合伙人造成損失的,無權處分的合伙人以及具有主觀惡意的第三人還應承擔相應的損害賠償責任。

第九百七十條  合伙人就合伙事務作出決定的,除合伙合同另有約定外,應當經全體合伙人一致同意。

合伙事務由全體合伙人共同執行。按照合伙合同的約定或者全體合伙人的決定,可以委托一個或者數個合伙人執行合伙事務;其他合伙人不再執行合伙事務,但是有權監督執行情況。

合伙人分別執行合伙事務的,執行事務合伙人可以對其他合伙人執行的事務提出異議;提出異議后,其他合伙人應當暫停該項事務的執行。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事務管理執行的規定。

根據存續期限的不同,合伙可分為偶然合伙和持續合伙。但不論何種合伙類型,為實現特定時間內合伙關系的穩定,合伙人之間就必須彼此信任,日其成員身份不輕易變更,因而,合伙協議便具有明顯的屬人性特征。在此特征之下,產生了合伙的一項重要原則,即自營機關原則。依據該項原則,出于全體合伙人安全利益和高度人合性原則的要求,本條第1款規定,合伙人全體視為合伙的最高事務執行機關,參與事務執行既是合伙人的權利,亦是其義務。就合伙事務的表決和執行,除合伙合同另有約定外,應當經全體合伙人一致同意。同時,基于合同自由的原則,合伙的事務執行,不論是事實行為還是法律行為,原則上都應由全體合伙人親自來履行。若合伙人基于自身情事的考慮,并不希望親自處理合伙事務,本條第2款亦允許其通過合意將該執行權轉移給一個或多個合伙人,從而將自己排除出事務執行之外。不過縱是如此,基于合伙合同的屬人性特征,排除出合伙事務執行之外的合伙人依然對合伙事務享有一定程度的控制權,這便是該條后半句規定的監督權和基于合伙人身份衍生出來的檢查權。為保障合伙目的的實現以及維護自身的合法權益,作為非事務執行人的合伙人,依然有權對合伙事務執行情況進行監督和檢查,其他合伙人不得以其不執行合伙事務為由拒絕之。

在合伙事務的執行中,基于合同的約定,各個合伙人既可以約定共同執行某一合伙事務,也可以約定各合伙人分別執行不同的合伙事務。合伙人分別執行合伙事務的,為防范某個或數個合伙事務執行人濫用其事務執行權從而侵害合伙人全體利益,本條第3款規定執行事務合伙人可以對其他合伙人執行的事務提出異議。異議權的功能在于暫停其他合伙人就某項事務的執行。若其他合伙人不暫停該項事務的執行并致使該合伙事務無法實現其合同目的時,執行該事務的合伙人應當向其他合伙人承擔由此造成的損失。

第九百七十一條  合伙人不得因執行合伙事務而請求支付報酬,但是合伙合同另有約定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人報酬請求權的規定。

合伙組織體的利益即為各個合伙人的整體利益,某一合伙人之所以無法單獨決定合伙事務的執行情況,就是因為合伙事務的執行也體現了包括自身在內的全體合伙人的整體利益。同時,合伙合同在性質上屬于共同行為,其合同內容是各合伙人有關經營收益和經營風險的一種安排。在權利義務的構架上,各合伙人的權利義務具有同向性,即基于追求共同的合伙目的而訂立合伙協議。圍繞該目的,各個合伙人之間乃通過合伙協議而安排各自負責的事務內容。而合伙人之所以執行合伙事務,并非是對其他合伙人的對待給付,而是為實現其自身利益所從事的必要活動。質言之,合伙人執行合伙是合伙目的的內在要求,而并非其請求支付報酬的對價。因此原則上合伙人不得因執行合伙事務而請求支付報酬。

但在特定的事務執行上,基于執行事務的復雜性、專業性、長期性,執行該事務的合伙人要比其他合伙人付出更多的時間、精力、費用等,為更好的實現合伙合同所追求的目的,鼓勵合伙人更好地執行合伙事務,依據本條后半句,合伙合同中可另行約定合伙人因執行合伙事務得請求其他合伙人支付相應的報酬。

第九百七十二條  合伙的利潤分配和虧損分擔,按照合伙合同的約定辦理;合伙合同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由合伙人協商決定;協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實繳出資比例分配、分擔;無法確定出資比例的,由合伙人平均分配、分擔。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利潤分配和虧損分擔的規定。

成立民事合伙組織的目的在于經營共同的事業,各合伙人共享收益、共擔風險,合伙合同中約定了合伙利潤分配和虧損負擔的,應當按照合同約定辦理。所謂“利潤分配”,是指合伙的盈利在作了各項扣除后,按協議規定的方式和比例分配給各合人,虧損分擔是對經期內合伙的經營虧損分合伙人按一定比例予以承擔。合伙的利潤分配與虧損分擔是合伙經營的重要內容,直接關系合伙人的利益。因此,合伙的利潤分配方式與比例和虧損分擔方法應在合伙成立之前在合伙議中以規定,以便共同執行,避免爭議。

若根據合伙合同,對于合伙的利潤分配和虧損負擔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本條在充分尊重合同自由原則基礎上,規定得在不抵觸法律的強制性規定或者公序良俗的前提下,各合伙人可以對合伙的利潤分配和虧損負擔協商補充。若各合伙人因參與經營的程度不同等因素相互之間無法達成補充協議,則按照各自的實繳出資比例分配、分擔。鑒于合伙協議中各合伙人的實繳出資形式不同,可能存在無法確定出資比例的情形,此時應當由全體合伙人平均分配合伙利潤,并平均負擔虧損。

第九百七十三條  合伙人對合伙債務承擔連帶責任。清償合伙債務超過自己應當承擔份額的合伙人,有權向其他合伙人追償。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債務承擔責任的規定。

民事合伙與商事合伙不同,其并不具有較強的組織性,亦非獨立的民事主體,不能單獨以自己名義從事活動,民事合伙在從事民商事活動時,各合伙人無法以合伙組織體名義進行,而必須由全體合伙人共同實施。因而在對外關系中,民事合伙所負擔的債務,應當由全體合伙人對之承擔連帶責任。所謂連帶責任,亦稱連帶債務,指數個債務人就同一債務各負全部給付的一種責任形式。民事合伙的債權人可對各個合伙人中的一人、數人或全體請求履行債務,時間上,即可以同時,也可以先后請求全部或部分給付的一種債務形式。對于合伙的債權人,合伙人不得以其并未實際執行該合伙事務或不負責合伙事務的具體執行為由拒絕承擔責任,亦不得以債務承擔超出了合伙合同中約定的自身應承擔的份額或比例而拒絕承擔責任。

合伙合同中,各合伙人約定了在對外債務中應當承擔的份額的,實際承擔對外債務的合伙人,若該債務的承擔超出其合同中約定的承擔份額的,根據本條第2款規定,其有權向其他合伙人追償。若合伙合同中未就責任承擔份額進行約定,基于意思自治的基本精神,應允許各合伙人之間進行協商,若協商不成的,就承擔責任之債務人的份額確定,應以其實繳出資比例為準。若無法確定實繳出資比例的,則認為各合伙人應平均承擔份額。

第九百七十四條  除合伙合同另有約定外,合伙人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轉讓其全部或者部分財產份額的,須經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人轉讓財產份額的規定。

合伙具有強烈的人合性色彩,其組織形態存續的基礎建立在各合伙人互相的信任之上。民事合伙既可以因合伙人的信任而良好發展,也可以因信任關系的破裂而難以為繼。因而對于民事合伙而言,在具有信任基礎的前提下,維持合伙成員身份的穩定就顯得尤為重要。此種屬人性特征一方面要求合伙事務的執行原則上均由全體合伙人親自履行,另一方面也自然地傾向于限制組織體內成員的流動性,進而保障其組織體的穩定性,這就是民事合伙中成員身份的牽連原則。身份牽連原則又衍生出禁止拆分原則,即合伙成員身份為一個整體,基于成員身份所產生的全部的合伙人權利,例如,管理權和財產權等,均不得轉移,亦不得將單個權利從整體權利中分離并讓與他人,以避免對合伙基礎的動搖。

民事合伙合同的訂立旨在經營某項合伙事業,實現某種目的。合伙成員身份的取得以其履行實繳份額之出資義務為限。當合伙人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轉讓其全部或部分財產份額時,合伙組織外部人員得借由其受讓的財產份額而取得合伙成員身份,此時,民事合伙中成員身份的牽連原則將被打破。為保障其組織體內合伙人的屬人性特征不被稀釋,本條規定除合伙合同另有約定外,合伙人向合伙人以外的人轉讓其全部或者部分財產份額的,須經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本條中雖僅規定合伙人轉讓財產份額時須經其他合伙人一致同意。但基于本條的規范目的在于維持民事合伙人的人合屬性,因此應認為,若合伙人對合伙組織所持有的并非是財產性份額,例如,以勞務形式或特定專義技能出資的,其實際轉讓的是基于合伙人身份所產生的集合性成員權利。鑒于該權利財產份額具有更強的人身屬性,基于舉重以明輕之法理,在其向合伙外部轉讓份額時,除非合伙合同對此有明確約定,否則也應取得全體合伙人的一致同意。

在合伙協議的合同主體變更后,鑒于合伙協議具有組織規則的基本屬性,各合伙人應當將變更后的合伙協議提交登記機關辦理相應的變更登記,并以新的合伙協議代替原合伙協議。

第九百七十五條  合伙人的債權人不得代位行使合伙人依照本章規定和合伙合同享有的權利,但是合伙人享有的利益分配請求權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人的債權人行使代位權的規定。

本條規定,原則上合伙人的債權人不得代位行使合伙人依照本章規定和合伙合同享有的權利,即對合伙人之債權人的代位權進行限制。所謂債權人的代位權,是指當債務人怠于行使其權利時,債權人為保全債權,得以自己的名義行使債務人的權利,以維持債務人的財產。原則上,債務人應以全部財產負其責任,該責任財產亦為債權的一般擔保,一旦責任財產減少,則恐有害于債權人的利益。因此,通常情形下債權人為擔保其債權的實現,可在債務人怠于行使自己權利時代為行使。

但在民事合伙中,合伙的核心構成要件為債務合同、共同目的和屬人性質。詳言之,民事合伙在本質上并非民事主體,其并非獨立的民事主體,而僅是一種債的關系,且在該債的關系中,各個合伙人訂立合同的目的并非使其他合伙人負擔一種債務,而是為成立合伙組織體這一共同目的而服務,并確立全體合伙人的對內、對外行為的共同規則。如此一來,合伙組織體對其成員身份的要求即殊為明顯,各合伙人須秉持共同的目的參與合伙組織,并基于彼此之間形成的信任關系,安排各自對合伙事務的執行活動,共同享有合伙收益、承擔合伙風險。在合伙人有債權人的情形,若合伙人負擔與合伙事務無關之債務的,值權人不得以其債權抵銷其對合伙人負掃的四合長事務產生的能權。此外,也不允許其債權人代位行使其法定或約定的合伏權利。原因腳在于,著無許合以人的鎮權人主張代位權,行使依照本章規定和合伙合同約定的感養由讀合飲人聽享有的權利,因合伙人的債權人對于其他合伙人并不熟悉,亦不了解合快的目的以及合伏事務執行的計劃,若允許其行使代位權,將會打瓦合伙事務執行的原本安排并有可能損害其他合伙人的合法權益。因此,原明上合伙人的債權入不得代位行使合伙人依照本章規定和合伙合同享有的權利。

作為禁止拆分原則的例外,合伙人權利中的分紅請求權和清算收益請求權等因屬于純粹的財產權所為的處分,故并不妨礙合伙的目的。若債權人代位權的對象是合伙人享有的利益分配請求權等,此時因不涉及合伙事務的管理和執行,并不影響民事合伙的屬人性質,合伙人的債權人可以行使其代位權。

第九百七十六條  合伙人對合伙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據本法第五百一十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視為不定期合伙。

合伙期限屆滿,合伙人繼續執行合伙事務,其他合伙人沒有提出異議的,原合伙合同繼續有效,但是合伙期限為不定期。

合伙人可以隨時解除不定期合伙合同,但是應當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其他合伙人。

釋義

本條是關于不定期合伙的規定。

民事合伙存續的期限,或者以完成特定事項為其存續期限的終點,或者明確規定特定的時間節點,一般會在合伙合同中進行約定。而根據合伙存續的期間,合伙可分為持續合伙和偶然合伙。持續合伙中合伙人之間訂立合伙合同之目的在于形成長期的合伙關系。偶然合伙中合伙人之間訂立合伙合同之目的在于完成特定的事項或者存續時間較短。但在特定情形,還會存在不定期合伙之類型。所謂不定期合伙,是指合伙人在合伙合同中對于合伙的存續期間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且各合伙人未就合伙存續期間形成補充協議,同時基于合同相關條款和上市交易習慣仍不能確定合伙期限的,此時成立不定期合同。在不定期合伙中,各合伙人得很據自身情況、各合伙人之間的信任情況、合伙事務具體的執行情況以及合伙目的的實現情況等,在經合理期限內通知其他合伙人后,可隨時解除合伙合同并退出合伙關系。

合伙合同中約定了合伙存續的期限,在合伙期限屆滿后,合伙人繼續執行合伙事務,其他合伙人沒有提出異議的,原合伙合同繼續有效,但是,此時合伙期限為不定期。一般情形下合同存續期間屆滿后,合同關系即告終止。但在合伙合同中,由于其較強的屬人性特征,合同屆滿后,若各合伙人在客觀上仍然表現出相互之間足夠的信任關系時,應認為合伙關系并不因合伙合同期限屆滿而當然終止,此時合伙合同可轉為不定期合伙,合伙人可以隨時解除不定期合伙合同,但在解除合伙關系之前,應當在合理期限之前通知其他合伙人。

第九百七十七條  合伙人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者終止的,合伙合同終止;但是,合伙合同另有約定或者根據合伙事務的性質不宜終止的除外。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合同終止的規定。

在通常的商事合伙中,合伙企業的組織性表現為該組織的存續具有一定的獨立性,某一合伙人的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終止是其當然退伙的事由,但并不當然導致組織體的終止。民事合伙因不具有商事合伙那樣強的組織性,根據本條前半句的規定,作為自然人的合伙人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者作為法人或非法人組織的合伙人終止的,即當然導致合伙合同的終止,這也是民事合伙人合性特征的表現,即民事合伙與全體合伙人的人格不相分離,合伙人中一人所發生的事由將導致整個合伙的解散。

同時,若合伙合同中約定合伙人死亡、喪失民事行為能力或者終止并不導致合伙合同終止的,基于對合同自由原則的尊重,應認可合同約定的效力。此外,若根據合伙事務的性質,不宜因合伙人中一人所發生的事由而解散合伙合同的,例如,若解散合伙合同將對其他合伙人的合法權益造成損害的,此時也不宜終止合伙合同。

第九百七十八條  合伙合同終止后,合伙財產在支付因終出

而產生的費用以及清償合伙債務后有剩余的,依據本法第九百十二條的規定進行分配。

釋義

本條是關于合伙合同終止后剩余合伙財產分配的規定。

規定,在合伙合同終止后,各合伙人出資形成的合伙產須支付因合伙合同終止所產生的費用并清償合伙存續期間產生的債務,例如,需清繳稅款、所欠招用的職工工資和勞動保險費用、清算費用、合伙存續期間所產生的債務等。在合伙財產支付上述費用及債務后仍有剩余的,若合伙合同對其分配進行了約定的,依照合伙合同的約定處理;若合伙合同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由合伙人協商決定;協商不成的,由合伙人按照實繳出資比例分配者無法確定各自出資比例的,則采取均分原則,由合伙人平均分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