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

本章導言

本章是關于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的侵害具有特殊性,一是侵害狀態持續,二是侵害影響范圍廣,三是侵害結果累積顯現,四是侵害雙重權益。有鑒于此,《民法典·侵權責任編》設專章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并對此種侵權責任作出了特殊的規定,具體包括無過錯責任原則、因果關系推定、市場份額規則、不真正連帶責任、懲罰性賠償責任、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

《民法典·侵權責任編》的規定較之《侵權責任法》的規定而言,主要有三個方面的變化。第一,生態破壞被納入環境侵權責任的范圍!睹穹ǖ洹で謾嘭熑尉帯穼⒄旅伞碍h境污染責任”修改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并對相關條文進行了調整,明確將生態破壞納入環境侵權責任的范圍。第二,對于造成受害人嚴重人身損害的情形,新增生態環境侵權懲罰性賠償責任。第三,對于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的情形,新增生態環境修復責任以及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偟膩碚f,上述規范內容的調整強化了污染環境者和破壞生態者的法律責任。這對于生態環境的私法保護具有重要意義:不僅能夠全面救濟環境侵權的受害人,還可以重點制裁環境侵權的惡意侵權人。同時,對于一般人還能起到教育和警示的作用,增強其環保意識。

第一千二百二十九條  因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他人損害的,侵權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釋義

本條是對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的規定!睹穹ㄍ▌t》第124條確立了環境損害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后,《侵權責任法》第65條堅持了這一立場。本條規定承繼《侵權責任法》第65條的內容,繼續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這對于保護環境、促進民生具有極大的意義。

一、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概念和特征

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是指污染者、破壞者違反法律規定的義務,以作為或者不作為的方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損害,依法不問過錯,應當承擔損害賠償等責任的特殊侵權責任。

本條規定的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有以下幾個特征:

第一,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是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的特殊侵權責任。無論污染者、破壞者在主觀上有無過錯,只要造成損害就應當承擔賠償責任。

第二,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保護的環境屬于廣義概念。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所保護的是環境,既包括生活環境,也包括生態環境,保護范圍更為寬闊,具有更廣泛的意義。

第三,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是作為或者不作為。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既可以是作為的行為,也可以是不作為的行為,不作為的形式更為常見。不論是作為的行為還是不作為的行為,只要造成生活和生態環境的損害,都構成侵權責任。

第四,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方式范圍廣泛。本條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責任方式并沒有采用賠償責任的表述,而是“侵權責任”,因此,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責任方式可以適用停止侵害、排除妨礙、消除危險、賠償損失等多種責任方式,而不局限于損害賠償責任。

二、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歸責原則

本條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

采用無過錯責任的主要理由是:

第一,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是各國立法的通例,采用這一立法例,可以順應世界侵權法的發展潮流。

第二,適用無過錯責任,有利于使社會關系參加者增強環境意識,強化環境觀念,強化污染環境者和破壞生態者的法律責任,履行環保義務,嚴格控制和積極治理污染。

第三,適用無過錯責任,可以減輕被侵權人的舉證責任,加重加害人的舉證責任,更有利于保護被侵權人的合法權益。因此,應當確認污染環境和生態破壞責任是無過錯責任。

三、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構成要件

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構成要件與一般的侵權行為民事責任的構成不同,無須具備一般侵權行為責任的全部要件,只需具備以下三個要件:

第一,須有環境污染、生態破壞行為。

環境污染是指工礦企業等單位所產生的廢氣、廢水、廢渣、粉塵、垃圾、放射性物質等有害物質和噪聲、震動、惡臭排放或傳播到大氣、水、土地等環境之中,使人類生存環境受到一定程度的危害的行為。無論是作為或不作為,都可以構成環境污染的行為。

應當注意的是,本條沒有規定“違法”的要求,含義是污染者即使是合法的排污,例如排污符合排放標準,如果造成了損害,也仍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破壞生態是使生態環境受到破壞的行為。無論是作為或不作為的生態破壞行為,都構成生態破壞的行為。

第二,須有客觀的損害事實。

本條規定的環境污染、破壞生態的損害事實是“他人損害”,主要是指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致使國家的、集體的財產和公民的財產、人身受到損害的事實。沒有這種損害事實,不構成這種侵權行為。在此之前,《侵權責任法》第65條規定的是“造成損害”,本條規定修改為“造成他人損害”,主要目的就是將損害事實限定為民事主體的人身損害和財產損害,凸顯侵權責任法的私法品格。

環境污染、破壞生態的損害以人身損害事實最為常見,而且所造成的人身損害具有一個顯著的特點,即多數損害具有潛在性和隱蔽性,即被侵權人往往在開始受害時顯露不出明顯的損害,但隨著時間的推移,損害逐漸顯露,如早衰、人體功能減退等。對于這種潛在的危害也應作為人身傷害的事實。環境污染造成財產損害,主要是財產本身的毀損,使其喪失價值和使用價值,也包括直接損失和間接損失。

第三,須有因果關系。

環境污染、生態破壞行為與污染損害事實之間要有因果關系。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侵權作為一種特殊侵權,在構成要件的因果關系方面也較特殊。

根據《民法典》第1230條的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侵權實行推定因果關系規則,即在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只要證明侵權人實施了污染環境或者破壞生態的行為,而公眾的人身或財產在污染或者破壞后受到或正在受到損害,就可以推定這種危害是由該污染或者破壞行為所致。符合上述要件的行為,構成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行為人對受到損害的被侵權人承擔侵權責任。

第一千二百三十條  因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發生糾紛,行為人應當就法律規定的不承擔責任或者減輕責任的情形及其行為與損害之間不存在因果關系承擔舉證責任。

釋義

本條是對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舉證責任的規定。該規定承繼了《侵權責任法》第66條的規定,要求行為人對免責、減責以及因果關系承擔舉證責任。事實上,就免責事由、減責事由而言,本就應當由行為人承擔舉證責任,不存在舉證責任倒置的問題。就因果關系而言,本應當由受害人承擔責任,但是考慮到受害人的舉證能力,本條規定了舉證責任倒置,由行為人承擔舉證責任。

一、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免責事由、減責事由及其舉證

(一)環境污染責任的免責、減責事由

1.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

我國《環境保護法》第41條、《水污染防治法》第42條、《大氣污染防治法》第37條、《海洋環境保護法》第43條等法條中都規定了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為民事責任的免責事由。

其中,《環境保護法》規定的不可抗力免責條件,附加了諸多的限制。須為不可抗拒的自然災害,并且由加害人及時采取了合理措施,仍不能避免造成環境污染致人損害時,才可以免責。

2.被侵權人過錯。

我國《水污染防治法》等法律中規定,如果損害是由于被侵權人自身的責任所引起的,排污者不承擔責任。被侵權人對損害的發生具有故意或重大過失,足以表明被侵權人的行為是損害發生的直接原因,即該損害與排污者無因果關系,則免除排污者的責任,但排污者應對被侵權人的過錯舉證。

3.其他免責事由。

我國《海洋環境保護法》第91條規定,戰爭行為是海洋污染造成損害的免貴事由。負責燈塔或者其他助航設備的主管部門在執行職責時的疏忽或者其他過失行為造成海洋、水污染損害的,也是免責事由。

此外,我國《民法典·總則編》中規定的作為一般民事免責條件的正當防衛和緊急避險,也適用于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制度。

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免責、減責事由的舉證責任

本條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免責事由、減責事由,由侵權人一方承擔舉證責任。這其實是一個贅文,是不必規定的規則。因為凡是主張免責事由、減責事由的當事人都是侵權人一方,對方當事人不會為其主張和證明。既然是侵權人主張減責或者免責,當然是由其承擔舉證責任,舉證不能或者舉證不足自應駁回其請求。

二、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因果關系要件的舉證責任

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因果關系要件實行因果關系推定規則。所謂因果關系推定規則,是大陸法系為了適應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因果關系舉證困難的實際情況而創設的。在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由于相當因果關系學說不能充分運用,各國法律界開始重新檢討因果關系理論,如何減輕原告方的舉證責任,降低因果關系的證明標準,成為研究的重點問題,于是,推定因果關系的各種學說和規則不斷出現,并被應用于司法實踐。

實行因果關系推定規則,并不意味著被侵權人無須證明因果關系,其仍然需要首先證明行為人的損害行為和自己受到損害的事實之間具有相當程度的蓋然性。在其能夠證明存在因果關系的可能性之后,法官推定被侵權人的行為與該損害結果之間有因果關系。如果行為人主張自己的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沒有因果關系,則應當承擔舉證責任,由其證明不存在因果關系。能夠證明者,不成立侵權責任,不能證明或者證明不足,不能推翻因果關系推定的,成立因果關系,構成侵權責任。證明標準應當采取高度蓋然性的標準。污染者、破壞者證明因果關系的不存在達到高度蓋然性的標準時,才能夠推翻因果關系推定。

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因果關系要件的具體證明規則包括以下內容:

第一,被侵權人證明存在因果關系的相當程度的可能性。被侵權人在訴訟中,應當首先證明因果關系具有相當程度的蓋然性。相當程度的蓋然性就是很大的可能性,其標準是,一般人以通常的知識經驗觀察即可知道二者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第二,法官對因果關系實行推定。法官在原告上述證明的基礎上,可以作出因果關系推定。推定的基礎條件是:首先,如果無此行為發生通常不會有這種后果的發生。其次,不存在其他可能原因,包括原告或者第三人行為或者其他因素介入。應當在損害事實與環境污染、生態破壞行為之間排除其他可能性。最后,判斷有因果關系的可能性的標準是一般社會知識經驗,按照一般的社會知識經驗判斷為可能,在解釋上與有關科學結論無矛盾,即可進行推定。

第三,由行為人證明其行為與損害沒有因果關系。行為人一方證明自己的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沒有因果關系,證明標準應當采取高度蓋然性的標準,即極大可能性。

第四,行為人舉證的不同后果。如果行為人無因果關系的證明是成立的,則推翻因果關系推定,不構成侵權責任;行為人不能證明或者證明不足的,因果關系推定成立,具備因果關系要件。

第一千二百三十一條  兩個以上侵權人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承擔責任的大小,根據污染物的種類、濃度、排放量,破壞生態的方式、范圍、程度,以及行為對損害后果所起的作用等因素確定。

釋義

本條是對多數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準用市場份額規則的規定。該規定沿襲了《侵權責任法》第67條的做法,繼續規定在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適用市場份額規則,同時新增加了污染物的濃度、破壞生態的方式、范圍、程度等作為責任分擔的考量因素。

一、多數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構成要件

由于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故多數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在責任構成方面不考察過錯要件,只需要具備三個要件即可。

第一,有兩人以上實施了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

第二,被侵權人經受到實際損害,包括人身損害和財產損害。

第三,數個行為人的同類行為都能造成該種損害。不過,究每個行為人造成的是哪一部分損害不能實際確定,即每一個行為人的行為對損害發生的原因力無法確定。

2015 年6月頒布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環境侵權責任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條至第4 條詳細規定了環境共同侵權行為和環境分別侵權行為的具體類型、構成要件和法律責任,尤其是第了條就環境分別侵權行為作出 了款規定,明確了復數侵權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按份責任和部分連帶責任的情形,具有重要的實踐指導意義。

、多數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市場份額責任

所謂市場份額責任,并不是針對環境污染責任創立的,而是美國加利福尼亞州上訴法院 1980 年審理的辛德爾訴阿伯特制藥廠案 ( Sindell V.Abbort La-boratories) 中確定的產品侵權責任的規則。原告無法提出有力證據證明其母系服用何家藥商販賣之藥物,事實審法院駁回原告之訴,上訴審法院判決原告勝訴。加州最高法院終審判決原判決廢棄,各個被告公司無須負全部之賠償責任,僅須依其產品之市場占有率比例分擔賠償責任。

本條規定的多數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難以確定各自所造成的損害,參照適用市場份額規則確定各自的責任份額。之所以能夠參照適用市場份額規則,原因是在兩個以上的污染者污染生態環境時,不能確定究竟是誰的污染行為造成的損害,但都存在造成損害的可能性,這種情況與產品責任中適用市場份額規則的條件完全相同,應當適用同樣的規則。

本條規定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共同危險行為采用的是市場份額規則,有兩點與共同危險行為不同:第一,每一個行為人的行為對造成損害的可能性并不一樣,因此,確定每一個行為人的責任份額并不相同。第二,承擔的責任沒有規定為連帶責任,僅僅規定“應當承擔侵權責任”。這個規定看起來似乎沒有規定這種侵權責任的形態,但根據市場份額規則,每一個可能造成損害的污染者應當承擔的是按份責任。

三、多數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市場份額責任的具體規則

(一)多數人之間責任分擔的性質

按照市場份額規則,多數人承擔責任的形態是按份責任,即只對個人的責任份額負責,不承擔連帶責任。對此,本條沒有明確規定適用連帶責任,而《民法典•總則編》第178 條第3款關于“連帶責任,由法律規定或者當事人約定”的規定,法律沒有明文規定連帶責任的多數人責任,應當是按份責任,故將本條規定的多數人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的形態確定為按份責任是有依據的。

(二)多數人之間責任份額的確定

《侵權責任法》第 67 條規定了在確定多數人責任大小時,需要根據污染物的種類、排放量等因素來確定。也就是說,除了污染物的種類和排放量外,其他會影響到原因力的因素也應當考慮在內。

本條規定明確列舉了污染物的濃度、破壞生態的方式、范圍、程度等作為責任分擔的考量因素,并不屬于實質上對《侵權責任法》第67條作出修改,仍然屬于“等”的含義范圍內。不過,這樣明確列舉后,能夠方便法官的適用,對于司法實踐中責任份額比例的確定,大有裨益。

第一千二百三十二條  侵權人違反法律規定故意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造成嚴重后果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相應的懲罰性賠償。

釋義

本條是對環境污染、破壞生態懲罰性賠償責任的規定!睹穹ǖ•總則編9條確立了具有時代意義的綠色原則,即“民事主體從事民事活動,應當有利于節約資源、保護生態環境”。這充分表達了立法機關對生態環境的高度重視。之后,立法機關開始重新審視生態環境侵權任的立法,并根據2017 年中共中央辦公廳和國務院辦公廳印發的《生態環境損賠償制度改革方案關于完善生態環境損害責任制度的原則要求,在本規定了生態環境侵權的懲罰性賠償制度。

一、環境侵權適用懲罰性賠償責任具有重要意義

制定《侵權責任法》時,就有學者建議規定環境侵權的懲罰性賠償責任制度。但是立法機關未子采納,主要是考慮到懲罰性賠償責任剛剛從英美法系引進,適用效果是否良好尚不確定,因而僅規定了產品責任適用懲罰性賠償。這一條款適用后,在司法實踐中取得了 良好的效果。本條規定汲取了這一有益經驗,在環境侵權領域確認了懲罰性賠償規則的適用。

本條規定是我國侵權責任法立法上第一次規定環境侵權適用懲罰性賠償,實現了立法的重大突破,具有三個方面的重要意義。

第一,全面救濟環境侵權的受害人。在環境侵權案件中,基本上都是大規模侵權行為,受害人的人數眾多且范圍具有不特定性,所遭受到的損害也往往具有毀滅性。若是單純適用補償性損害賠償,對受害人所提供的救濟可能是微不足道的。如果適用懲罰性賠償,可以解決這一難題,實現對受害人的全面救濟。

第二,重點制裁環境侵權的惡意侵權人。在生態環境保護領域中,行為人故意造成環境損害時,主觀上的非難性強。此時適用懲罰性賠償責任,可以給予故意侵權人嚴厲的打擊,取得良好的制裁效果。

第三,教育和警示一般人不得實施環境侵權行為。侵權懲罰性賠償責任在一般預防方面具有鮮明的作用,即承擔超出所造成損害的財產賠償責任而對一般人產生阻嚇作用。在生態環境侵權中,適用懲罰性賠償責任,同樣會起到這樣的作用,且作用更加明顯。

、環境侵權適用懲罰性賠償責任的構成要件

第一,侵權人違反國家規定污染環境、破壞生態。首先,侵權人必須實施了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其次,侵權人必須是違反國家規定污染環境、壞生態。如果侵權人的行為是符合法律規定,但是導致了損害發生,仍然需要承擔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但只要根據填平原則進行賠償,而無須適用懲罰性賠償。

第二,侵權人故意實施的損害生態環境的行為造成的損害后果嚴重,表現為受害人的死亡或者健康嚴重損害。首先,懲罰性賠償責任的法律性質是私法救濟,而非公法責任。因此,生態受到破壞或者環境受到污染不得作為損害結果的表現形式。正確的做法是,以損害民事主體權利作為結果要件。其次。并非民事主體的任何權利受到損害時,都應 當適用懲罰性損害賠償。與財產權相比較,生命權、健康權等人身權更加具有特殊保護的價值。因而,懲罰性賠償的適用僅限于嚴重的人身損害。

第三,行為人主觀上存在故意。也就是說,行為人明知國家規定禁止損害生態環境而執意為之,重大過失不適用懲罰性賠償責任。對于故意的認定,可以以是否違反國家規定作為判斷是否具備懲罰性賠償主觀要件的第一步。一般而言,國家關于生態環境保護規定的強制性標準居多。若違反國家規定時,主觀上存在過錯,白不待言。在此基礎上,根據行為人的動機、行為等判斷其是否具有故意。若末違反國家規定,可以基本排除行為人故意的可能。

三、環境侵權懲罰性賠償責任的計算方法

符合上述要件的要求,被侵權人有權向侵權人請求承擔相應的懲罰性賠償。本條沒有懲罰性賠償責任的計算方法,根據《民法典》和相關法律的規定,確定損害生態環境,造成受害人死亡或者健康嚴重損害的,與《消費者權

益保護法»第 55 條規定的情形最為相似。比照《消費者權益保護法》第 55 條規定,故意違反國家規定污染環境、破壞生態,在賠償實際損失后,再賠償實際損失兩倍以下的懲罰性賠償責任比較合適。

第一千二百三十三條  因第三人的過錯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被侵權人可以向侵權人請求賠償,也可以向第三人請求賠償。侵權人賠償后,有權向第三人追償。

釋義

本條是對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第三人責任的規定。該規定沿襲了《侵權責任法》第68 條的做法,將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情形中第三人責任單獨作出規定,適用不真正連帶責任規則,而不適用《民法典》第1175 條關于“損害是因第三人造成的,第三人應當承擔侵權責任”的規定。

一、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第三人責任形態為不真正連帶責任

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的第三人責任,是因第三人的過錯使他人的行為造成了環境污染或者生態破壞的損害。例如,第三人為非法占有目的損壞石油輸送管道,偷盜石油輸送管道中的石油,使管道中的石油泄漏,造成生態環境污染。

在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真正造成損害的,不是污染者或者破壞者的行為,而是第三人的過錯行為作用于污染者、破壞者,使污染者、破壞者的行為造成了被侵權人的損害,污染者、破壞者的行為具有較為直接的因果關系。同時,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是為了更好地保護生活、生態環境,保護被侵權人的民事權益。因此,在這種場合不適用第三人過錯的一般規則,而采用不真正連帶責任規則。這是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的第三人過錯改變一般規則,采用不真正連帶責任的基本原因。

二、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第三人責任適用不真正連帶責任的具體規則

在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中,處理第三人過錯引起的環境污染損害責任的規則是:

第一,污染者、破壞者和第三人基于不同的行為造成一個損害,兩個行為都是損害發生的原因,而損害事實又是一個損害結果,并不是兩個損害結果,這是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責任第三人過錯的基本特點。符合這個特點的,才可以適用這個規則。

第二,污染者、破壞者和第三人的行為產生不同的侵權責任,這個責任就救濟受害人損害而言,具有同一的目的。這就是,侵權人的賠償責任與第三人過錯的賠償責任,都是救濟被侵權人遭受的損害,都是一個目的。因此,在污染者、破壞者和第三人身上分別產生的不同的侵權責任,責任的目的都是救濟同一個(或者數個)受害人的同一損害,而不是救濟各個不同的損害。

第三,環境污染和生態破壞的受害人享有的不同的損害賠償請求權,可以“擇一”行使,選擇向污染者、破壞者或者向第三人請求承擔責任,而不是向污染者、破壞者和第三人分別行使各個請求權。受害人選擇的一個請求權實現之后,其他請求權消滅。這就是不真正連責任的“就近”規則,是受害人可以選擇距離自己最近的法律關系當事人作為被告起訴。

第四,損害賠償責任最終歸屬于造成損害發生的最終責任人。如果受害人選擇的被告是第三人,那么,第三人就是最終責任人。則該責任人就應當最終地承擔侵權責任。如果選擇的被告并不是第三人即最終責任人,而是污染

者、破壞者,污染者、破壞者承擔的是中間責任,那么,承擔了侵權責任的污染者、破壞者可以向最終責任人即第三人請求追償。

第一千二百三十四條  違反國家規定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生態環境能夠修復的,國家規定的機關或者法律規定的組織有權請求侵權人在合理期限內承擔修復責任。侵權人在期限內未修復的,國家規定的機關或者法律規定的組織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進行修復,所需費用由侵權人負擔。

釋義

本條是對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責任的規定。該規定是我國第一次在侵權責任法立法上確立生態環境損害修復責任。

一、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性質

2016 年,最高人民法院頒布《關于充分發揮審判職能作用為推進生態文明建設與綠色發展提供司法服務和保障的意見》,明確提出:“落實以生態環境修復為中心的損害救濟制度,統籌適用刑事、民事 行政責任,最大限度修復生態環境!备骷壏ㄔ撼浞重瀼亓诉@一意見,在生態環境損害案例中,判決修復生態環境。這一司法實踐取得了良好的效果,減輕了政府的壓力。本條規定借鑒了這一有益的司法經驗,確立了生態環境修復責任。

生態環境修復責任是將生態環境受到的損害恢復原狀!恫菰ā芬幎ǖ南奁诨謴椭脖缓汀渡址ā芬幎ǖ难a種毀壞的樹木等,都屬子生態環境損害中的修復責任。

生態環境修復責任并非是《民法典》新增的特殊的民事責任形式,而是恢復原狀的責任承擔方式的表現形式!蹲罡呷嗣穹ㄔ宏P手審理環境民事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0 條第1款規定:“原告請求恢復原狀的,人民法院可以依法判決被告將生態環境修復到損害發生之前的狀態和功能。無法完全修復的,可以準許采用替代性修復方式。可見,生態環境的修復或者替代性修復均屬于恢復原狀的一種。

二、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構成要件

侵權人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責任,必須具備以下兩個要件。

第一,行為人違反國家規定造成生態環境損害。行為人破壞生態環境時,有可能造成兩方面的損害,一方面是生態環境自身的損害,另一方面是民事主體權益的損害。生態環境修復責任所適用的情形是第一種生態環境自身的損害。

第二,生態環境能夠修復。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適用前提是“能夠履行”。如果生態環境不能修復,則沒有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必要。此時,通過損害賠償的方式更能夠填補損害。因此,只有生態環境能夠修復時,才能夠適用生態環境修復責任。

、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權利義務主體

生態環境的損害較為特殊,其不屬于一般的實際被侵權人的損害,而是屬于國家的損害,因而,本條規定請求承擔修復責任的權利主體是國家規定的機關或者法律規定的組織。

國家規定的機關主要是檢察機關。國家規定檢察機關承擔法律監督職能,應當有權提起環境公益訴訟,請求侵權人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責任。對此,全國人大常委會在授權試點時明確檢察機關提起公益訴訟!蹲罡呷嗣駲z察院關于檢察公益訴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 13 條規定也明確指出,檢察機關有權提起公益訴訟,即“人民檢察院在履行職責中發現破壞生態環境和資源保護、食品藥品安全領域侵害眾多消費者合法權益等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擬提起公益訴訟的,應當依法公告,公告期間為三十日。公告期滿,法律規定的機關和有關組織不提起訴訟的,人民檢察院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

法律規定的組織是符合特定條件的環保公益組織!董h境保護法》第58條規定:“對污染環境、破環生態,損害社會公共利益的行為,符合下列條件的社會組織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訴公:(一)依法在設區的市級以上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登記;(二)專門從事環境保護公益活動連續五年以上且無違法記錄。符合前款規定的社會組織向人民法院提起訴訟,人民法院應當依法受理。提起訴訟的社會組織不得通過訴訟牟取經濟利益!碑敺仙鲜鰲l件時,環保公益組織就可以向法院提起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訴訟。

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的義務主體是侵權人,由侵權人承擔生態環境修復責任符合自負其責的基本原理,即誰破壞誰修復。

需要注意的是,侵權人在合理期限內未履行修復責任的,國家規定的機關或者法律規定的組織可以自行或者委托他人進行修復,所需費用由侵權人承擔。

第一千二百三十五條  違反國家規定造成生態環境損害的,國家規定的機關或者法律規定的組織有權請求侵權人賠償下列損失和費用:

(一)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問服務功能喪失導致的損失;

(二)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

(三)生態環境損害調查、鑒定評估等費用;

(四)清除污染、修復生態環境費用;

(五)防止損害的發生和擴大所支出的合理費用。

釋義

本條是對國家機關或公益組織請求損害生態環境賠償的規定。該規定是我國第一次在侵權責任法立法上確立生態環境損害賠償的范圍

一、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的構成要件

本條規定的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適用無過錯責任原則,在責任構成上不討論行為人是否具有過錯,只要具備以下三個要件即可。

第一,行為人實施了污染環境、破壞生態的行為。

第二,生態環境遭受了嚴重的損害。

第三,行為人的行為與生態環境損害之間具有因果關系。

需要注意的是,生態環境是否能夠修復并不影響損害賠償責任的承擔。換言之,生態環境能夠修復,侵權人需要賠償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間服務功能喪失導致的損失以及修復費用;生態環境不能夠修復,侵權人需要

賠償生態環境因服務功能永久喪失所導致的損失。

二、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的權利義務主體

本條規定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的請求權主體是國家規定的機關或者法律規定的組織,義務主體是被侵權人。

其中,國家規定的機關主要指的是承擔法律監督職能的檢察機關。法律規定的有關組織主要指的是《環境保護法》第58 條規定的符合特定條件的環保公益組織。

三、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的賠償范圍

行為人破壞生態環境時,引發的損害有兩種類型。一類是私人的損害,即他人生命、健康損害,或者法人或非法人組織的財產受到損失;另一類是國家的損害,即對生態環境本身造成的損害。這兩種類型的損害賠償,行為人都需要進行承擔。不過,適用不同的法律規則。對于前者,適用《民法典》第 1179條以及第 1184 條明確侵權人承擔的人身損害賠償與財產損害賠償的范圍:對于后者,適用本條規定確定損害賠償的范圍。

具體而言,生態環境損害賠償責任的賠償范圍包括:

第一,生態環境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間服務功能喪失導致的損失。生態環境受到損害如果造成了服務功能的喪失,在受到損害至修復完成期間應當得到的利益是侵權行為造成的損失,屬于賠償的范圍。

第二,生態環境功能永久性損害造成的損失。生態環境妥到侵害,造成的后果是其功能永久喪失,應當進行評估,確定具體的損失范國,應當子以賠償。

第三,生態環境損害調查、鑒定評估等費用。這是確定賠償責任范國所必須進行的工作,支付的費用由侵權人負責賠償。

第四,清除污染、修復生態環境費用。這些費用是清除污染、修復生態環境所必需的費用,應當予以賠償。

第五,防止損害的發生和擴大所支出的合理費用。有關機關和組織在生態環境受到損害前,為了避免損害的發生所支出的費用或者在生態環境受到損害后為了避免損害的擴大所支出的費用,侵權人都應當子以賠償。不過,賠償的范圍僅限于支出的合理費用。